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州大学外文系66-69届博客园地

 
 
 

日志

 
 

2014年11月29日  

2014-11-29 11:05: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小说《审计局长》(续26)杨战荣著

 

施爆炸与明是非

那天晚上,刘小娥向黑老大传达了贾大伟的指令,黑老大立即召来黑道人马,兵分两路。一路火速奔赴市乡镇企业局办公大楼,趁黑夜而审计人员又不在的时机潜入二楼会议室,一把火烧了审计资料和各种能给贾大伟等人定罪的凭证。此路人马已干净利落地获得了成功。然而另一路去杀害邓士昌的人马却遇到了麻烦。

这一路的两个杀手一个代号“黑鹰”,一个代号“黑犬”。“黑鹰”原是一个劳改释放犯,因打伤人而入狱。在狱中认识了“黑犬”。二人刑满出狱后被黑老大收留,黑老大又通过刘小娥,刘小娥又通过贾大伟在郊区林场给二人安排了工作。黑老大对二人说:“你们知道这次是为谁干事吗?是为安排你们工作的贾市长啊!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咱哥儿们可不能不义气!去吧,不管采取什么手段,一定要把贾市长的仇人干掉!贾市长的仇人就是你们的仇人!但贾市长的这个仇人可不是一般人,不是那么好对付!上一次刘老虎让派人去杀他,不但没有成功,而且还赔了夫人又折兵!这一次,你们一定要想方设法,争取让邓士昌在昌东市永远消失!”

二人接受任务以后,先是看照片认人,因为二人都不认识邓士昌,为了防止杀错人,贾大伟给他们提供了邓士昌在一次会议上的照片。对照照片,他们认识了这位身才魁梧浓眉大眼的审计局长。然后,他们潜入审计局大院,摸清楚邓士昌每天活动的规律。他们发现,每天早上,邓士昌总要沿着院内的林阴大道先是活动活动筋骨,然后开始练习一套陈氏太极拳。

于是,黑鹰对黑犬说:“你不是练过百步穿杨吗?趁他全神贯注打太极拳的时候,给他颗黑枣尝尝怎么样?”

黑犬道:“如果是他一个人还好说,就怕还有其他人和他一起练。”

“黑鹰”点点头道:“那,咱就再观察两天。”

然而,在以后几天的观察当中,邓士昌身边总有人在陪着他练太极拳,“黑犬”把枪举了几次,没敢开火,因为离远了怕打不准邓士昌,离近了有别人在场开枪后怕逃不脱。最后,他们不得不认为这是一个冒险的方案,只好放弃了。

经过一段侦察和跟踪,他们又制定了第二套方案。这套方案还是“黑鹰”先提出的。他说:“看来经过刘老虎事件,邓士昌这家伙真的有防备了,身边总不离人,很难对他下手,咱不妨把目标瞄准到他乘坐的车辆上。如果能在他车上装上炸药,用遥控器引爆,来个车毁人亡,岂不一切问题就解决了?”

“黑犬”高兴得把手一拍道:“鹰哥说得有理!这个方案要比那个方案高明得多,高明就高明在高科技上!高明就高明在让他死在不知不觉之中!”

一天夜晚,一阵狂风刮来,顿时刮来了满天乌云,乌云眼看着快把这座城市压塌了,一阵雷鸣电闪之后,一道道瀑布从天而降,似天河开闸,这座城市立即变成了水的世界。在这样风雨交加的夜晚,大概再不会有人出来活动了。

然而就在这时,两条黑影幽灵般地闪了出来。他们穿着黑色的雨衣,穿大街,越小巷,径直来到市审计局大院。见风雨虽大,而大门口值班人员丝毫没有放松警惕,不敢贸然走进大门,就顺着外墙,绕到灯光照不到的黑影处,然后翻身爬上院墙,跳到了院内。

来人正是“黑鹰”和“黑犬”。在院内停放的四辆汽车当中,“黑鹰”闪动着那双夜猫子般的眼睛,很快找到了那辆车号为2250的黑色桑塔纳轿车。望着车号,他露出一丝冷笑:“邓士昌啊邓士昌,你真是一个二百五!加上司机,正好两个二百五!明天,就让你们这两个二百五见鬼去吧!”接着,他从怀中掏出三片用绳子捆好的烟盒一般大小的炸药,又绑上两块条型磁铁,然后弯下腰去,双手伸到汽车下面,把炸药贴在了车底盘上。这一切都是在几秒之内完成的,然后二人又翻身上墙,消失在雨夜之中。

第二天,邓士昌要去市里参加一个会议,会议是贾大伟召集的,也事先告诉了“黑鹰”和“黑犬”,这才有了二人的雨夜行动。按照预定方案,二人事先隐蔽在必经的黑树林中,等邓士昌车过这里时实施遥控引爆。黑犬手持遥控器,早早地趴在“黑鹰”身边在暗处等候。见邓士昌的车辆开到遥控距离之内,急忙捺动遥控器,盼望着一声巨响把邓士昌炸个脑浆迸裂血肉横飞场面的出现。然而,无论他怎么按动遥控器,就是听不见任何响动,眼睁睁地看着邓士昌平平安安地通过了黑树林。“怎么回事?”他们互相看了看,迷惑不解了。“黑鹰”想了想说:“会不会在过那段未修好的路段时震掉了?”“黑犬”道:“有可能!”二人怀着一线希望急忙赶到那里看个究竟。这是一段被压得大坑加小坑凸凹不平车在这里不跳舞也得跳舞的路面,这是一段扬沙起尘人们不得不眯缝着眼睛行走的路面。但此时的二人瞪大了搜寻的眼睛,果真如同一对受人驱使的鹰犬那样。“黑鹰”眼尖,果然在一个小坑里发现了什么,那不正是贴在邓士昌车下的东西吗?他向四周看看,正好无人经过,急忙弯下腰去,捡起来揣在了怀中,然后向“黑犬”使了个眼神,迅速地离开这里。他们暗自庆幸,此次虽没成功,也算老天有眼,使其物归原主,只好另找机会再来。

当贾大伟给他们创造了另一次机会的时候,他们仍在前一天夜里潜入了审计局大院停车场,在车号被他们戏称为“两个二百五”的轿车底盘上重新装上那片被震落而又被找回的炸药。为了防止再次被震落,他们特意新换了两条吸力很强的磁铁,贴上后用力拉了拉,连拉几下,也没拉开。于是他们放心了,认为这次十拿九稳了,只等着听第二天的一声巨响了。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这一次炸药虽然牢牢地吸在邓士昌的车盘底下,却在遥控引爆器上出了问题,虽然在做引爆试验时遥控器显示出极高的灵敏度,谁知这家伙真是狗熊一个,真正到了让它真枪真刀上战场拼杀的时候,真正让它流汗出力的时候,它就像一块木头,无论怎么按动,就是不见反应。二人急得火烧火燎,后来才知道,原来是遥控器上的两节七号干电池电量已经耗完了。他们开始骂娘了,一骂遥控器不争气,二骂邓士昌福大命大造化大。骂完了,骂够了,他们只好又重换两节新电池,等待着第三次机会的到来。

贾大伟骂他们是草包、笨蛋。在把他们骂得狗血喷头之后,终于又给他们提供了第三次机会。这一次,他们格外小心,方方面面都一丝不苟地进行了一遍又一遍的准备和检查,等他们确信无疑了,等他们百分之百而不是百分之九十九点九地有把握了,才向贾大伟汇报说:“放心吧,贾市长,这一次您就等着好消息吧!”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搞阴谋活动的人往往过高地估计了自己的力量,而忽视了瞬息万变的外部和内部环境。当第二天邓士昌安然无恙地出现在贾大伟主持召开的会议上的时候,贾大伟的眼睛立即就绿了。他揉了几次眼睛,开始以为自己看花了眼。等他千真万确认定就是审计局长邓士昌时,急忙躲开众人,打电话询问是什么原因。此时黑氏兄弟还在黑树林中焦急等候邓士昌的车辆,接到电话,知道情况有变,立即动用黑道线索,调查原因。谁知这一调查,唬得他们脸色骤变,从而彻底做完了炸死邓士昌的美梦。

原来,第二天吃过早饭,邓士昌走出审计局大楼,正准备坐车去市里参加会议。司机小尤前来对他说:“邓局长,有个情况向您汇报一下。”邓士昌说:“你说吧。”小尤指着汽车下面的油箱说:“不知为什么,车漏机油了,必须马上送修理厂。那您去开会——”邓士昌看看手表说:“开会时间快到了,怕来不及了!这样吧,我先搭那辆送审计组的面包车去吧,正好路过市政府,我到那里下来就是了。你抓紧时间去修吧!”说罢,邓士昌登上面包车走了。

司机小尤把车开到修理厂。这是他们的定点维修厂,修理人员与司机彼此都很熟,随到随修,一点也不误事。

“怎么回事?漏机油了?把车开过来吧!”当班修理人员小赵一边问着,一边站在升降架旁向小尤招手。小尤把车开过来后,小赵熟练地操纵升降架,把车高高架起,然后站到车盘下面,很快找到漏油的地方,并很快地用胶水粘好了。但小赵并非那种头疼医头脚疼医脚之人,工作特别认真。车既然被高高架起来了,就顺便把车底盘全部浏览一遍,看看还有没有其他毛病。谁知这一看不当紧,他发现了车底盘上多了一块东西,而且被磁铁吸得紧紧的。他费了很大劲才把这块东西取了下来。

“这是什么?”他问。小尤看了看,奇怪地说:“不知道啊!怎么会多了这块东西?”

小赵说:“凭我的感觉,这事非同小可,一定有问题,赶快送公安机关鉴定吧,说不定有人想搞破坏哩!”

小尤不敢怠慢,急忙在电话上向邓士昌作了汇报。邓士昌令他立即赶赴市公安局进行鉴定,并亲自给市公安局于局长打了电话。市公安局的鉴定结果很快出来了,并着实让邓士昌和小尤大吃一惊。这是一片致人于死命的烈性炸药啊!这片有预谋的被贴在车下面的烈性炸药是何人所为呢?这人为什么会对他们如此仇恨而又采取如此恶毒的手段呢?真要感谢车漏机油!要感谢细心的小赵!如果不是车漏机油,送修理厂修理,他们和那辆车号为“2250”的车早就命归西天了!

 

得知有人在邓士昌车下装炸药的消息,刚从北京学习归来的市委书记李刚再也坐不住了。他立即指示市公安局迅速组织人马破案,并与市长张扬商量,立即召开包括副市长贾大伟参加的有关市领导会议。

会议由张扬市长主持。他首先说:“针对我市最近发生的一些问题,现在召开一次紧急临时会议,由四大班子及有关领导参加,现在请李刚书记讲话!”

李刚铁青着脸,严肃地说:“我先向大家读一份由市委办刚刚编发的一份关于我市最近的治安情况的通报:据市公、检、法综合报道,我市黑势力最近活动猖獗,矛头不仅一如既往地对准公、检、法,而且又把矛头指向行使经济监督的审计机关,诬蔑审计机关进行经济监督匿名信件陡然增多,而且言语尖刻恶毒。特别是在四月二十六日夜晚,在市乡镇企业局二楼会议室里,突发无名大火,一举烧毁了正在审计的各种凭证和资料,至使审计工作无法进行。又据市公安局提供的最新资料,在市审计局局长邓士昌乘坐的车号为2250的车下,发现了被人安装的足可以炸毁三层楼房的烈性炸药,据技术监定,此药属国外进口,属黑社会所为。黑势力把矛头对准审计机关和审计人员,这是我市社会治安的新特点和新动向。”

念完这份通报,李刚突然点着贾大伟的名字道:“这些情况,你这位分管审计工作的副市长,知道吗?”

贾大伟此刻有些慌乱。刚才,李刚念的这份短短的情况通报,他已经一字不拉地认真听着,但听着听着,他的额头上已慢慢地冒出了热汗,觉得里面的每一个字突然变成了一支支利箭,向他的心口射来,直射得他疼痛难忍,心惊胆颤。他正在不知所措之时,忽听李刚突然问他,就更令他没有思想准备了。但他竭力掩盖着慌乱的情绪,思考着该怎么回答李刚的问话。能承认自己已经知道了这些情况吗?那还不等于不打自招?想到这里,他急忙说:“不知道,我也是刚才听你念了通报后才知道的。”

“不对吧?贾副市长,”李刚冷笑道,“当初不是你主动要求分管审计工作的吗?一个对审计工作如此热心的副市长,分管审计工作后哪能会不关心审计呢?你手头上有那么多诬告审计人员和邓士昌的匿名信,怎么能说你不知道呢?你不是拿着那些匿名信到审计局去进行落实了吗?你对邓士昌同志的一些意见,不是在匿名信上有所反映吗?”

“李书记,这话我可接受不了!”贾大伟反驳道,“对邓士昌我是有些看法,但不能与匿名信联系在一起,比如他时间观念不强的问题,比如他工作拖拉问题……”他想避开实质性问题,在具体问题上进行纠缠。

李刚干脆迎刃而上,接过他的话头说:“好,就谈你说的这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关于你说他时间观念不强的问题,根据是那次晚饭你请客他晚到了半个小时,这事你一直耿耿于怀,认为是对上级的不尊重,并当着那么多局长的面对他大发雷霆。但你知道他为什么迟到吗?一是你通知的时间太晚了,许多局长反映都来不及。二是邓士昌在途中看到有人出车祸了,他把受伤人送进了医院,并自己掏腰包救助受伤人之后才急忙赶到的。这个受伤人不是别人,正是你的那位亲戚。”

“我的那位亲戚?这事你是怎么知道的?”贾大伟迷惑不解地问。

“这事牵涉到你说的第二个问题,”李刚停顿了一下说,“你那亲戚让你帮他查找这辆车号的同时,也给我写了一封信,我一看那后三位为250的车号,立即想到了邓士昌2250的车号,全市有名的两个二百五嘛!但我知道,邓士昌干了好事,从来不说,他就是这个性格。于是我就让我的司机去问他的司机小尤,小尤立马就承认了。而你呢?不但对邓士昌这个特别车号毫无记忆,而且又让邓士昌本人去给你查找这个车号。对于邓士昌来说,他能对你说这个车号我查到了就是我邓士昌的吗?你怎么能因此就说他工作拖拉对你布置的工作不进行落实呢?”

贾大伟自认为对邓士昌能够摆上桌面的意见是板上钉钉的,是任何人也驳不倒的。他万万没有想到情况会是如此的颠倒着,现经李刚说破,是非曲直,一目了然!他红着脸说:“怪我缺乏调查研究,误解了邓士昌同志……”

“不,不是误解,而是成见、立场问题!”李刚打断他的话说,“邓士昌是市委精心选拔出来的审计局长,上任以来一直兢兢业业,开拓创新,代表党和国家行使审计监督职能,成了维护经济秩序的卫士,领导决策的谋士,反腐倡廉的斗士,被审单位的医士。他所做出的成绩和贡献,全市人民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所以他才获得了六万多张选票而名列全市文明个人第一。而你呢?却站在人民的对立面,对邓士昌这样的‘四士’这也看不惯,那也看着不顺眼,处处产生格格不入的抵触情绪。现在的关键问题是,他的这种刚正不阿、无私无畏、秉公执法的行为触动了你的个人利益。正是由于你出于私心处处维护个人利益,才不能正确面对这个人们称赞的好同志,才使你的一切行为变了形。你到审计局用那些无中生有的匿名信对审计工作大加指责,并私自宣布撤邓士昌的职,这事有吧?邓士昌这个审计局长是市委市政府任命的,是共产党任命的,你个人有什么权力宣布撤他的职?要知道共产党的干部不是封建官员,你也不是皇帝老子金口玉言,不要说你没这个权力,就是我这个市委书记也没这个权力,要任免一个县处级干部,要经党的集体研究,任何个人都不能一手遮天,也遮不住天!这个天就是党和人民!你再想想,从你主动要求分管审计工作以来,你究竟为审计工作做了些什么?你是怎样支持审计工作的?市内部审计学会成立时请你去讲话,你开始不愿去,后来你勉强去了,却在大会上讲你不同意成立这个内审学会。加强内部审计工作有什么不好?你为什么要反对?再说对市水利局审计,审计局查出了小金库,你为什么一直拖着不让处理?还不就是因为你的一个亲戚在水利局?最后咱再说说去市乡镇企业局审计这件事,你为什么要千方百计阻挠呢?还不就是因为你在乡镇企业局工作时抓过财务,怕查出了你的什么问题?你不感到那场大火起得奇怪吗?你究竟在这里面扮演什么角色?事先事后你真的不知道吗?鬼才相信!要知道,大火虽然能烧毁那些纸质的文字资料,却永远烧不毁人们心头留存的资料!要知道乡镇企业局并不是你的一统天下,还有一大批主持正义的干部职工嘛!现在我可以告诉你,根据审计出来的情况,检察院已决定对你立案侦察,现在你要停职反省,审计工作由张扬市长亲自抓!”

此时,会场上先是一阵惊诧,接着便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

掌声过后,李刚书记接到公安上的一个电话,说贾大伟参加了最近发生的一桩凶杀案,要对贾大伟立即逮捕。李刚和张扬私下交换了一下意见,公安人员就出现在门口。一个公安人员走到贾大伟面前,出示了一张批捕证说:“贾大伟,你被捕了!”然后,两个公安人员亮出了明晃晃的手铐,“咔嚓”一声铐住了贾大伟的双手,把他带出了会场。

突发事件,犹如一声惊雷,在这座城市,在这些市政要员们的心头炸响……

人们互相打听着,了解着事情发生的详细经过。(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