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州大学外文系66-69届博客园地

 
 
 

日志

 
 

2014年11月07日  

2014-11-07 14:37: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战荣文 

 重庆到武隆

——上天入地游(续五)

2014年11月07日 - 郑大外文系66-69 - 郑州大学外文系66-69届博客园地

 

六、龙水峡地缝

 看完天坑,接下来就开始看龙水峡地缝。

龙水峡地缝景区位于武隆仙女山南麓,与武隆天坑景区是同生在洋水河大峡谷上的姊妹景区,但风光迥然不同,属神秘难得可进入性且观赏性特强的地缝景观。

 景区玲珑剔透,精雕细琢,全长2公里,最窄处仅1米,从谷顶到谷底高差可达200—400米。景区内游览线路全栈道设计,科学合理;谷顶谷底之间设有国内第一部80米室外景区观光电梯接送,观之外面秀色尽收眼底;天然洞内碧潭中喷泉流水,栈道穿30米瀑布水帘,奇哉妙哉。地缝中老树藤萝盘绕,泉水流瀑挂壁,险峻幽深,怪石峥嵘,明涧湍急。抬眼望,壁立千仞,天光曦微,让人昏昏然不知身之何处。可以说,观龙水峡地缝,可知百万年地质变化,幽邃梦境龙水峡是喀斯特峡谷地貌的浓缩精华版,全长4公里,山道弯弯嵌绿树,小溪潺潺扬迷雾,幽邃的龙水峡地缝静得让人听得到心跳。人在栈道行,水在脚边流,水因地势、乱石而异向,或急或缓。身在谷底,仰视天小,峰回路转,远树白云,俯仰之间,不由顿生柳暗花明之感。俯身掬水湿面,温润如玉,跋涉的尘埃早已烟消云散,疲惫的身心在此经拂,顿觉清爽沁入五脏六腑,这大概是一种“净化”吧……

地缝在武隆县的白果乡,与天坑处同一峡谷,相距也不远,可以说是天坑的兄妹景点。它们的形成原因也类似,只是一个粗犷雄伟,一个亭亭玉立。它自白果伏流出口至柏香林,长1公里,两侧高80—210米,谷底宽1.3—1.5米,大多为2—5米,峡谷深宽比为20:1,属地缝式喀斯特峡谷,构成“一线天”景观。之后渐宽,变成一般河谷。地缝票价50元。游览地缝,与游天坑类似,检票后也是先走下去,然后乘电梯下。电梯高度也差不多,为85米。出了电梯,人处半山腰。旁边有一个观景台。在台边往下一看,哇!真是一条缝。地壳像是一个成熟的西瓜,被轻轻一磕出了一条裂缝。整个一片绿树丛中有一条缝,一条小溪流轻轻挂下。至于缝中景象,一点也看不见。要知梨子滋味,还得下到地缝中去。

我们沿着大概有一两千个台阶级级下去,终于下到地缝底。地缝里比较潮湿,沿途很多崖壁上有水滴往下滴。崖壁上的绿色植物,吸收着通过地缝投射下来的阳光,顽强地生活着。它不停息地进行光合作用,产生氧气,和着细细水珠,让人心旷神怡。

游览路程与游天坑也差不多,大约也是2公里。虽然基本上不是原路返回,可以说原方向返回。因为地缝太窄,它的游览路线只能上下分配,所以到处有告示牌,告示不要扔东西,也许扔出去会砸到下面游客。

游览时一路伴随着潺潺溪流,穿过幽曲小径,欣赏沿途景色,如竹溪鹤鸣,玉龟出山,圣象戏水,罗汉苦修,一线天,孔雀开屏等,但令人印象最深的是银河飞瀑。在观景台看到的小溪挂下,在这里竟是瀑布从天而降,气势磅礴,水雾飞出几十米外。由于水汽很多,空气清新,如果天晴之时,透过阳光,常常会见到一抹彩虹挂在空中,使人流连忘返。可惜我们来到这里的时候,天正下着雨,无法看到这一美景。

再往前走,就是深深的蛟龙寒窟,溪水从黑幽幽的石洞狭缝中流出。整个地缝游程,与天坑不同,从岩壁到石梯,湿润非常,人在栈道上走着,水在脚边流着,间或有阵阵雨淅淅沥沥从天而降。

我打着雨伞,穿着拖鞋,一步一步地走着,非常小心谨慎。用导游的话讲,走路不观景,观景不走路。这个景点走下来,也许被这里的美景所吸引,竟然没有感到很累,而且还是最早走出景点的,与那些年轻人相比,对于我这个年近古稀的老人来说也是值得自豪的。

走出地缝,我们来到了渝东南边缘,大娄山和武陵山的峡谷处镶嵌着一颗璀璨的明珠——武隆县城用餐和入住。这里的条件还不错,属于三星及宾馆。在这里,我们看武陵风光之秀,大娄山脉之雄,千里乌江画廊之忧,像一幅泼墨山水画悬挂于天地之间。我们轻轻的走进这块禁地,似乎感觉到她还带有少女的纯真。这里景色林泉忧回、平怀悦目,犹如处子般清纯清丽、纤尘不染、让人流连往返,致人于仙境般的感觉。如果说武隆是大山深处与世隔绝的桃花源,那么乌江就是通向仙境的唯一路途。历史上许多文人政客都在此留下过印记,江畔的这块宝地,原是三亩气势恢弘的墓地,然而风雨沧桑,如今只有这三十米的黄土一堆。唯有这三尊石碑向人们昭示,这一历经千年尚未被历史尘烟湮没的荒冢主人,乃大唐盛世的一代名相。往事不堪回首,风雨沧桑,一路走来,为国、为民、为君、付出了一生心血后,深感命运无法掌控在自己手中的那份深深无奈,最后留在了风光绮丽的乌江江畔。这位因朝政之争落败而流放到此,凌迟赐死的一代名相,在这令旗山下留下了千古遗恨。令旗山刀薄岭是他最终的归宿,墓碑上密密麻麻的字是对他一生的记载。含恨而逝的他也许最欣慰的是在这风光秀丽的仙境中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

“万山谁划断,一水界东西。”大山里人们与外界沟通就只有这条千里乌江,重要性可想而知,他就是山里人民生命延续和文明发展的纽带。“蜀中山水奇,应推此第一”这是诗人翁若梅对乌江瑰丽景色发出的由衷赞叹。武隆境内的乌江景色犹如大气豪放脱墨春然的巨幅山水,身临其境如同船在江中走,人在画中游,仿佛进入了一个童话世界。

自古奇、秀、险在一起才是完美的绝对,乌江同样也不逊色。伐舟而下境内的三十三滩不觉让人吸了一口凉气,看似平静的水面却隐藏着蛇蝎的凶恶,那种险会让人不寒而栗。三十三滩应数五里滩第一,他是乌江的咽喉。滩前的流水顺着河道悠悠的流淌,忽然他变得桀骜不驯起来,呈现出乱石川空,惊涛拍岸的景象。以前在这阎王滩上生活的人们,苦称自己的生活叫“端着灵牌吃饭”。两岸的秀丽风光是如此柔美,奔腾而下的江水又是如此阳刚。就像严父慈母一样养育着两岸儿女。民间同时流传着“养儿不用教,武隆彭水走一遭”的俗话。乌江的秀、奇、险完全是得于大自然的恩宠,才有如此风情万种的美妙。河岸栈道上的痕迹,让我们似乎看到了当年纤夫们的身影,为了山里人的生活,为了与外界沟通,他们用结实的肩膀拉出来武隆的文明,用浑厚的号子喊出了武隆的精神——人定胜天。

原说晚上看武隆当地风情演出,后因天下雨,没有看成。(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