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州大学外文系66-69届博客园地

 
 
 

日志

 
 

巴蜀纪行(七)——王书信  

2014-12-21 09:29: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返程顺江览三峡  客船穿越万重山

巴蜀纪行(七)——王书信 - 郑大外文系66-69 - 郑州大学外文系66-69届博客园地

1130日早晨,我们乘坐的江渝二号客轮启航了,天蒙蒙、雾蒙蒙、水蒙蒙

在轮船上度过的第一天没有多少特别的印象,江面宽阔,水流缓缓,感觉很平稳,就是坐在像座小楼一样在江上航行的轮船上有点新鲜。从沉湖农场水淹撤出时坐过汉江上那小船,在上海坐过黄浦江到入海口的游船,第一次坐这样的江轮,我少不了要在上面转转,再就是客轮经过沿江城镇时靠到船栏杆上看看。

30日晚9时船泊万县港,因为我们乘坐的客船不是专供游览的邮轮,这是唯一一次停泊上岸的机会,大家招呼着要去万县城,我也跃跃欲试,但借着灯光一看那崎岖陡峭的山道,我就望而却步了,有同志说要拉我上去,可回来怎么下呢?我婉言谢绝了。

大约不到一个小时,到万县县城看夜景的三十几位同志回来了,他们兴致勃勃地说,由白庆祖校长作向导直奔城区,看到忙碌一天的男女青年在街心花园伴着轻快的乐曲翩翩起舞,一片国泰民安、幸福祥和的气氛。改革开放给这个沿江小城带来的勃勃生机,是他们事前没有想到的。

他们还说到了小商品市场,被那里的特产三峡石迷住了,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有的买了精雕细刻的五层连环球,有的买了石狮石佛,我还看看他们买的心爱之物。虽然真假难辨,我看他们却也爱不释手。

但他们又说,那陡峭的石阶小道,开始也使他们望而生畏,在相互鼓励之下,还是鼓足勇气一步步地登攀,攀至弯曲小径尽头时,他们也已汗流满面了。开始听他们绘声绘色讲述看到的情景时我还有点悔不听劝,听到这里我也不后悔就去睡觉了。

睡梦中我感到船在晃动,又开航了,我睁眼看了一下手表是凌晨两点,然后又迷糊过去。

不知又停了多久,忽然听到喊声,“要过三峡了,瞿塘峡到了!”我慌忙穿衣,终究是动作慢,待我匆忙跑到甲板上时,轮船已经进入瞿塘峡,在船灯照射下,浓浓夜色中,我看到宽阔的江面变得很窄,江水如万马奔腾般向前涌去,模糊地看到两边绝壁对峙,犹如刀劈斧砍。

西起奉节白帝城、东至巫山县大溪镇,短短八公里的瞿塘峡;有着“赤甲晴晖”的赤甲山、“白盐曙光”的白盐山,两山对峙的瞿塘峡;有着“凤凰饮泉”、“犀牛望月”、“倒挂和尚”等奇特景观和历代石刻艺术奇葩的瞿塘峡;紧束长江、山高流急,以其雄、奇、险、峻著称于世的瞿塘峡,两岸景色在茫茫夜色中一掠而过,江水在峡江中奔腾,我却看不到什么,就又回舱睡了。未能览其壮景,只能说是一件憾事了。

121清晨天刚刚发白,我就起来站在了船甲板上,这时已不知进入西起巫山县城东大宁河,东至巴东县官渡口,全长46公里的巫峡多久了。还是天蒙蒙,雾蒙蒙,水蒙蒙,看不清前面的江流,隐隐约约只见船前横垣的大山。

巴蜀纪行(七)——王书信 - 郑大外文系66-69 - 郑州大学外文系66-69届博客园地

 山高峡深,晨风扑面,虽不能说是很冷,却也不由使我打了个寒战,赶快回到舱内脱掉西装,换上单皮夹克又上到甲板

从早晨起来到午后过葛洲坝船闸,我们有几个同志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舱外观赏峡江两岸的瑰丽景色。

早餐后天已大亮,两岸的景色尽收眼底。过一段是悬崖峭壁,犹如刀削;过一段又见山峦起伏,变化万千。尤其是巫峡那山峰,有时像展翅的大鹏,有时像奔腾的骏马;有时像瀑布,有时又像丛林;有时像跳跃的猴子,……这时我们会喊着让互相看,但稍逊即逝,往往当你顺着他人手指望去的时候,模样已经改变。

都说巫峡十二峰,以神女峰最为著名,我们没有看到神女的倩影,不知是我们起来时已错过了时机,或者是没有导游,我们不辨其芳容。但无论如何,变幻无穷的山景,让我们这几个年近半百的人,有时也像孩子那样大呼小叫。大自然的刀斧神功,真的有人类想像不到的神奇魅力!

无论巫峡的峭壁也好,山峦也好,大自然把它们不规则地摆放着,这就形成了其曲折蜿蜒的江流,在船上使人有曲径通幽之感。巫峡绮丽幽深,充满诗情画意,如同一条迂回曲折的画廊。两岸奇峰突兀,群峰如屏,青山不断,层峦叠嶂,云腾雾绕,变化无穷。船行其中,时而大山挡道,疑塞路径;忽而峰回路转,别开云天。吟咏诗仙李白那《朝发白帝城》的诗句,“万重山”虽为夸张之词,亲临其境却无夸张之感。我站在船头,清楚地看见前面一座山迎面挡住了去路,几近山前,在船头上又见江流绕过了这座山;但前面又一座山挡了过来,然后又绕了过去,这样绕了又挡,挡了又绕,好像无头无尾、无穷无尽,倒是“山重水覆疑无路,柳岸花明又一村”的诗句从脑子里蹦了出来。我专门让他们给我在比较直的航道上拍张照片,但依然能看出船头迎面绰约的山峦。

巴蜀纪行(七)——王书信 - 郑大外文系66-69 - 郑州大学外文系66-69届博客园地

 在船过巫峡时,我有这样的感觉:

青山叠翠叠青山,江绕山峦复山峦。

长江流水流不尽,重山依旧拦且拦。

然而,“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长江,我赞美它那不屈不挠、百折不回的精神!

巫峡幽深秀丽,有“万峰磅礴一江通,锁钥荆襄气势雄”之称。我在甲板上看那山确实气势磅礴,但那江水却很平静,即使是在曲曲弯弯中奔流的时候,也看不到水击岸石的浪花。因而,我好奇地下到船的下层,手扶船边栏杆俯首近看江水。我只那么看了一眼就赶快转过身来,那江水就如出膛的子弹、离弦的箭,看得我头晕目眩。后来我想,这还是在顺水而下的船上,如果是逆水而上,那恐怕就更加凶猛了。

客轮驶入西陵峡,其西起湖北秭归县香溪口,东至宜昌市南津关,全长66公里,历史上以航道曲折、怪石林立、滩险水急、行舟惊险而闻名,世代船夫都是在此与激流险滩搏击,有诗云:“西陵峡中行节稠,滩滩都是鬼见愁。”

解放后多次疏浚河道,尤其当时葛洲坝水利工程已建成蓄水,回水百里,水位上升,过去滩险流急的奇观、船夫搏击激流的情景已不复存在,但从我在船上看到的一些情景,人类同自然搏击抗争仍是我过西陵峡时留下的最深印象。

首先我看到了峡江北面悬崖上的悬棺,那里江面很窄,在船上可以清楚地从洞穴口看到朽棺木,我叹息那岩壁上的洞穴该从什么时候开凿?怎么开凿?人死后能存放多久?那棺木怎么放置里面?古人又没有现代的冷藏设备和运输工具。即使现在能做到,那又要耗费多少人力、物力、财力?我反复想了一阵子,后来自己说甭想了,民俗专家还说“悬棺之谜”呢,难道你这会儿还想解开吗?不想了,但又想,我们的古人真有智慧和能耐!

我还看到了古栈道的遗迹,在鸟都不拉屎的峭壁上,残留着几根插在岩壁石孔里的半截木棍,有两处还有残留其间的朽木板,其前后没有木棍的岩壁上看得见还有石孔。栈道遗迹的位置不像悬棺那样高,民俗称高置棺木寓“高官”之意,栈道却是供纤夫走的悬空之路。看到这古栈道,不难想像出在没有动力船舶的时代,那些依靠拉纤为生的船工们,拉着满载货物逆水而上的大船,在栈道上弓腰匍行的日子多么艰难!

在江北面岩壁上如房坡那样陡的山坡上,我还看到一片稀稀疏疏的菜地。仔细一看,在山坡上好似洞穴的前面有一草庵,一个人低头从里面走出来。我指给身旁一四川校长说,“他种这菜咋运呢?上面是不是有路?”他顺着我指的地方一看,停了会儿说,“你看,岩壁下有只小船,下游不远肯定有集镇!”我一看真有一只像在沉湖炊事班往湖里送饭那样的小船,过了一会儿在船上真的见江边有一小镇。我感到在峡江边高山上种菜的农民,又要上下陡峭的山径把种的菜弄到那么一叶小舟上,然后运到集市去卖,在那样湍急的大江上往返,他们是多么耐寂寞、有韧性,又有何等吃苦耐劳、不畏艰险的精神!

再往下游,我远远看到江南岸一山坳里有几台挖掘机的抓臂在上下摆动,因为三峡大坝世人注目,我当时估计那就是将来三峡大坝的坝址,人类史无前例的同大江的搏击将在这里开始。也就是在我们经过那里十二天后的1214日,三峡水利枢纽工程在沙坪坝举行开工典礼,“高峡出平湖”的憧憬就要在这里变为现实!

船下行不久,见有小船在打捞江面上的漂浮物,是上游或支流河道冲下来的木棍、杂草和树枝,也有环保意识不强的人抛向江中的白色垃圾,该是葛洲坝快到了,这些可敬的大江上的清道夫们在为葛洲坝的安全而操劳不息!

葛洲坝到了,在广阔的湖面上首先远远地看到的是船舶通行闸那高耸的两个大门柱子。当我们的客轮驶近时,放水闸门已关闭,进水闸门已开启灌满了水。

巴蜀纪行(七)——王书信 - 郑大外文系66-69 - 郑州大学外文系66-69届博客园地
    葛洲坝通行船只的水闸每次容四艘轮船,当第四艘进入闸内后,进水闸门关闭,放水闸门开启。随着闸内水位的下降,我当时在船上感觉就像坐在迅速下降的电梯里,当水位降到与下游水平,闸内船只依次驶出,然后再关闭放水闸门,开启进水闸门。我之前没有经历过,也曾想像过船是怎样通过大坝的
巴蜀纪行(七)——王书信 - 郑大外文系66-69 - 郑州大学外文系66-69届博客园地

 下午过宜昌港后不久天放晴了,夕阳西下时抵达武汉,斜阳照在宽阔的江面上,波光粼粼、金光闪闪。黄金水道,我走了一段,从重庆到武昌,尤其过三峡,给我留下了难忘的记忆,于是我用一首山寨版的《朝发》概括这次在长江上的行程

朝辞山城雾云间,翌日黄昏抵武汉。

三峡风光阅不尽,客轮已过万重山。

到武汉后我们待了一天,夜里乘机回到上海。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