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州大学外文系66-69届博客园地

 
 
 

日志

 
 

我的“军旅”故事(二)  

2014-02-09 15:03: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军旅”故事(二) - 郑大外文系66-69 - 郑州大学外文系66-69届博客园地
 
6090部队军训16连官兵同11班同学马庄农场合影

一排左起三是我们的连长

二排左起依次是班长、通讯员、四排长、指导员、本人

我们连从沉湖水淹后转战河南,在浚县马庄农场完成了新老部队的交接,6090部队的同志要回自己的部队了。同学们在欢送他们以后,还在念叨这些在沉湖同甘共苦的部队官兵,特别是连长,大家认为,连长这人很不错。

下边我讲讲我们连长的故事,可不要解读为我第一个故事是“踹”了连长一脚,接着第二个故事就“甜”了连长一口。——王书信

                                                           

                                 第二个故事:我们的连长

初到沉湖接触到连长,给人的印象很严肃,本来他人长的也比较高大,对我们的要求也近于苛刻,觉得他有点不近人情。后来听说他是洛阳一带的人,中专毕业,在部队是连里的副指导员,让他们这批军官到沉湖农场带大学生也是精挑细选的,对他们来说也是信任、锻炼和考验。现在说,开始他们对我们的那态度也是不难理解的。但当时,我们并不完全理解,连长的这些基本情况在私下一传开,就在同学们中间有种议论,说他是小知识分子欺负大知识分子。

对连长看法的转变,就我来说,是从另一个晚上晚点名开始的。

那年的春节是阳历的二月十七日。大约是在三月初,也就是我们郑大、开封师院的同学到沉湖两个多月、湖北大学的同学到沉湖一个多月后。一天晚上晚点名,大队小礼堂里一阵接着一阵的大笑。夸张地说,那笑声简直要把屋顶掀翻。原来是连长的讲话引起了这止不住的阵阵笑声。

连长在台上说:河南的同学先到咱们沉湖农场一个月。刚来不到半个月就反映说,河南人吃不惯大米,一天三顿都是大米干饭,吃烦了,要求调剂些白面。我让司务长统计了一下,河南同学在连队的头一个月,每人每天平均吃大米,然后他停顿了一下,拉长声音说,三——斤。这下子湖北的同学可乐坏了,一边大笑,一边还用挑逗的眼光看看河南的同学,那意思是,我们说你们河南人大肚汉,你们不服气,连长今天都说了,还不承认?

原来,湖北同学来到连队不久,和河南同学一熟悉,只要没有什么事,就爱在一起“抬杠”,先是自我炫耀,后来就变成了“揭短”。当然都是说着笑着,并无恶意。湖北同学最爱说“天上的九头鸟厉害,地上的湖北佬厉害”!真的问他们这说法有何出处?湖北佬厉害表现在哪里?他们也说不清楚。还有,他们湖北人有个说法,说是“尖黄陂、狡孝感,又狡又尖属汉川”。你要问他们武汉人呢?他们会说。武汉人比汉川人还狡、还尖。说句实在话,四十多年后的今天,我还弄不懂他们湖北同学对湖北人的自我评价是褒是贬?说是褒吧,按字面理解不像;说是贬吧,看他们说话的神态和表情也不是,而且,我们班的那个副班长就是汉川人。总的说,湖北同学在河南同学面前说话有股自豪感。我们河南同学喜欢说,河南地处中原,是中华民族文化的摇篮,河南之于全中国,如同中国之于全世界。河南同学这么一说,湖北同学就不服气了,说你们河南是中华民族文化的摇篮,可是,摇了几千年,咋还摇不大呢?这就开始“揭短”了。说河南穷,河南人懒、脏,还吃得多,一到春天天气暖和,就见河南要饭的人脱了棉袄在武汉火车站坐着逮虱子……。河南同学反驳说,那是有的河南人不讲卫生,就是脏也是脏在表面,你们湖北人讲卫生,怎么涮马桶、挑水吃都在一个池塘里?

他们今天听连长这么一讲,就像我们双方正在争辩,连长当裁判,说“湖北方胜”!所以才开怀大笑,而且还带着挑逗的眼神。连长在台上也是笑,这笑声久久才平静下来。

接着连长又讲,今天中午,伙上吃的是肉包子,我是专门让司务长去买了口大肥猪,宰了以后,把肉剁了剁,全部掺到了包子馅里,临开饭前,我把河南的班长叫到连部开会,我给他们交待一个任务,今天中午吃包子,你们都给我瞅清楚,看他们湖北佬今天每人都吃了几个包子,然后给我汇报。我统计了一下,今天中午湖北同学每人平均吃大包子,他又顿了一下说,八个。这下又炸锅了,该河南同学笑他们湖北同学了。不过,我发现我们班长没有怎么笑,大概是连长把他们“出卖”了才笑不起来,而连长在台上却笑的前俯后仰,这大概是对自己精心的设计、精彩的讲话,以及绝佳的效果非常的满意,所以才情不自禁地大笑起来。

这的确是精心安排的一次晚点名,背景我刚刚讲了点,说河南人不习惯天天、顿顿大米干饭,就向地方反映了这个情况,改成了供应70%的大米,30%的白面,河南同学不提意见了。湖北同学到了以后,吃了几次馒头,他们有意见了,说吃馒头胃酸,消化不了,难受。说实话,伙上的同学蒸的馒头,真不敢恭维。连队里河南人,湖北人各占一半,“按住葫芦瓢起来”,怎么办呢?连长以这样的方式做两省同学的工作,效果真好,以后谁也不提这方面的意见了。

从这件事上,我觉得连长这人睿智、幽默,脑子特别灵活,会做工作,他不是讲大道理,而是用这种方式把问题解决了,好!

又过了几天,同学们中间传着说连长编了个顺口溜,有意思、很形象。我听了也觉得连长想得妙,但比较长,又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只记住了其中能与当地民居、民俗相关的几句。说沉湖的房子“前门大、后门小,单砖垒墙房不倒。前门上边修门楼,两串破鞋上面吊。……厨房后面修碉堡,三根棍儿夹稻草,挡住屁股遮不住屌”。不要听着后面的话粗俗,我给没有到沉湖的同学解释一下。

 沉湖的房子都是建在用土堆起的高台中间,一般是并排两户。房前房后都有空地,但没有院墙,四周是路沟。我们班住的时间最长的那家房子是最典型的沉湖民居,从外面看是高大的三间瓦房,没有窗户,大门上方有门楼,北方门楼下方两边节庆时挂灯笼的地方,他们挂着需要晾晒的鞋子。一进门是客厅,占中间那间房的三分之二,后边的三分之一用木板隔开,有个偏门可以进去通往后门外边的厨房。客厅两边各有用木板隔成的两个套间,这就是世斌在《沉湖军垦》(一)中所写,为什么他能隔着隔板同另一间房中的坛子搭讪、聊天。前边说过,房子是用木柱子支撑起来的,抬头看房梁上还有棚板;墙是用薄薄的方砖砌起来的,如遇洪水,推倒墙,洪水可以在房下流过而房子不倒塌;梁上的棚板既可以存放东西,又能使人暂避洪水。房后的厨房后面建有一个砖砌的圆形敞口大粪池,这就是那个“碉堡”,马桶的粪便、厨房的泔水都可以倒进去,沤过后,用船运到田里,这是沉湖人用的农家肥。这也是男用厕所,没有砌墙围起来,只用几根细棍做个三脚架,上边用稻草遮一遮挡住厨房人的视线,没有遮挡的一面对着路。我们去到以后太不习惯了,就用棉花杆在敞开的一面栽了个半圆形,蹲下去虽然露着头,感觉上自然一些。实际上,由于粪池在高处,路上行人至多能看到有人在方便,那里人所以这样,一是掏粪方便,二是女人都是在屋里马桶上方便。据当地老乡讲,嫁姑娘时,娘家陪送的嫁妆中,马桶以及大到洗澡、小到洗菜的木盆是绝对不能少的。我说这些,一方面是说我们连长对沉湖环境观察得很细,俏皮话编的很逗。再者是说,湖区的先祖们很聪明、很有智慧,深知“适者生存”这个道理。

在沉湖农场,我们经历“三大战役”,一是筑堤,二是垦荒,三是插秧。第一天下湖,我们在瑟瑟寒风中,下身穿着裤头,用裹腿布裹住脚和小腿,上身用自己搓的稻草绳紧紧束住身上穿的抗美援朝时的旧棉衣。准备就绪,同学们整整齐齐地在湖堤上站成一排。连长说,“准备好了吗?”同学们说,“准备好了!”于是,连长手中的铁锹往荒湖上一指,大声喊:同志们,前边就是战场,跟我冲啊!他第个跳进那冰冷的沼泽烂泥之中,俨然一位冲锋在前的指挥员。在垦荒一开始,他发现拉犁拉耙,既劳累,效率又低,马上他让改为锹翻脚踩,他是担心同学们身体的承受能力。大雨天,他一样和同学们冒雨插秧。我们中间的距离没有了,成了并肩作战的战友。他很乐观,记得有一天放工回来的路上,同学们扛着铁锹,锹把上搭着棉袄,疲惫地在路上走着,忽然看见连长笑着从队前走到队后问同学们,“五黄六月穿棉袄,您说这歇后语说的是啥?”问一遍后,他看大家答不上来,就笑着说,“准备挨斗!”他这是看大家走着没精神,临时编个笑话,逗大家乐乐,提提精神。这些同学们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中。

回到今天讲的故事开头。在连长和其他部队同志离开我们的时候,连长站在帆布篷卡车上同我们挥手告别,同学们依依不舍地跟着卡车,一直送到农场门外很远,凝视着卡车渐渐远离,许多同学都流出了眼泪。男儿有泪可是不轻弹的啊!

几年后,我在《人民日报》副刊上读到一首战士写的小诗:“太阳落山时,我到码头去。看夕阳,望帆影,向那过船探消息,连长开会几时回队里?离别才三日,何时不相忆?站在队前挥红旗,坐我床头补军衣!”我读了这首诗,想到了我们沉湖军垦农场十六连的连长。也因为常想起我们连长,这首不起眼的小诗才刻在了我脑海里。他的连长和我们连长很像。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