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州大学外文系66-69届博客园地

 
 
 

日志

 
 

我的“军旅”故事(七)  

2014-03-04 18:37: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下边讲的这个故事很短,是在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特定的情景下,意想不到,但却发生了的一件当时令我们啼笑皆非的事。——王书信

 

                              第七个故事:他们不是劳改犯!
        在汤阴部队营房待了两个月时,就听说要到浚县马庄农场去修晒场,为玉米秋收后晾晒做准备,但一直没有动身的消息。大约到了十月下旬,秋也收完了,麦子也种上了,我们才动身去马庄农场。
        动身的那天早上,我们起来的很早。因为,从汤阴出发到马庄有90多里地,十月下旬的天很短,下午不到六点天都快黑了,我们是要背着背包步行去的。再者,起床以后,打好背包,还要掀掉床板。然后把床板、板凳、以及带的箱子、书籍、杂物,反正是不能打到背包里的一切东西,都收拾整理好,装到卡车上。吃过早饭,还要带上中午的干粮、水壶灌满路上要喝的水,才能出发。
        在忙着装车的时候,我发现有的班上同学们的床板上,用毛笔蘸墨汁写着大大的黑字:“我们是奋战沉湖的英雄!”有的还在床板上这几个大字的下面,写上了自己的名字。这显然是头天都准备好,早上掀起床板时写的。写这些字的十有八九是河南学生,在沉湖,住在老乡家,不可能写。我们班没人写,不管谁写的,我看了心中有种说不出的舒服感。不知情的人看了,可能会认为这些年青人太张狂,但我们感到这些字的背后,是同学们的豪邁,或者说是自豪;是埋藏在心中的那种激情的逬发,或者说是渲泄;是人的内心活动的外在表现,道出了我们曾经的“沉湖人”的心声!可就是我们这些奋战沉湖的英雄,竟然在路上被人误认为是劳改犯。
         我们一路奔波,到下午太阳偏西时就感到累了,又走了一段时间就有些步履维艰了。古人云:“行百里者半九十”,这是一点都不错,我们距离到马庄不远的那段路,每走一步都很费力。我们快到目的地时,将要经过一个村庄,连长招呼大家都打起精神。军人都打起了精神,一是他们经常拉练,训练有素;二是他们都穿着军装,要维护军人的形象。走在我们队伍最前面的是连长、指导员,走在最后面的是副连长、副指导员,中间各排的前面是排长,我们走在他们之间。军人的背包都是草绿色的,背包后面夹着军用胶底鞋;我们的背包除了背包带是绿色的,每个同学被子的颜色、花纹和鞋子的式样都不同,说是五颜六色,没有说成是杂七杂八确切,我们穿的大多还都是在沉湖穿的那破旧发白的旧军装。尽管我们也都努力提了提劲儿,但走路的姿势还是和军人相差甚远。我们还没有走到村口,就有村上的群众向我们这方向张望。走进村后,就见村里人纷纷从家里出来。但开始还只是看到他们站在那里看,后来就见有人窃窃私语,再后来就见有小孩儿跑动。那时,地里活儿不多了,人大都在家里,我们快走出村时,路边的人就多了起来。
        我们班走在队伍的靠后边,刚出村就听到后面有人议论劳改犯,不一会儿就有一群小孩儿在后边大声喊,“劳改犯!”我们听到后笑了笑,这一笑不要紧,小孩子们在后边追着喊着就跑上来了。有的小孩儿说,“劳改犯,不要脸,还笑哩。”也有小孩儿在路边伸着头、昂着脸、呶着小嘴儿,朝着我们“呸、呸、呸”;还有的小孩儿捡起地上的小土块儿,往我们身上投。我们当然不理会,但我心里真是五味杂陈,我想别的同学也会有这种心情。小时候是祖国的花朵,长大了是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临毕业时听到广播里播出了一篇社论,说“正告地、富、反、坏、右,叛徒、特务、走资派,要……,还有那些自以为了不起的大学生们,要……”,我们又成了“臭老九”,现在村上的群众又把我们当成了劳改犯,一种难以名状的滋味涌上心头。我们走远了,还隐约听到小孩子们在后边齐声喊“劳改犯,不要脸,……”。
        到了马庄农场我们才知道,这个农场原先是个劳改农场,在这里劳动改造的都是一般犯人,在“群众专政”背景下,都遣返回原籍了。从场貌看,这个农场除了大门两边是一排平房外,里边全是民房,倒更像个村庄。东、南两边两个门,也没有安门,可以直进直出。我们班住的房子是砖瓦房,又高又大、砖铺地,像是解放前有钱人家的房子。我们去之前,像是交给了地方管理,有农业工人,还有个配种站。农场院外东南边是伙房,伙房后面有条小河,清清的河水湍湍流过。不过,这毕竟曾是个劳改农场,我们在通过那个村子时,前后都有军人,我们夹在中间,那个情形就像是押解的犯人。这也难怪人家说我们是劳改犯了。
        到农场后的第一个星期天,各班去出公差的同学,分别都到农场周围十几里范围内的、公社所在地的供销社买东西,主要是买尼龙袜子,当时是高档消费品。一天过后,那里的尼龙袜子被一扫而空,有的同学甚至连村上的代销点都去过。这下子周围的群众知道了,互相传着说:到劳改场去的是大学生,他们不是劳改犯。
        这个故事讲完了。

       我的“军旅”故事也讲完了。


        最后说明几点
        一、到马庄农场后是农闲季节,只到麦田锄过几次地,目的是为麦田松土保墒。直到军训结束,基本都是闲着,没什么故事可讲。
        二、我前边故事中说,湖北同学和河南同学爱争论,认为河南人懒。一次锄完地放工回去的路上,我们班一位湖北同学对我说,在沉湖觉得你们河南同学怕累,在这里锄地你们比我们强多了。我笑着说,在沉湖,我们是有力有点儿使不上;在这里,你们是有力有点儿不会使。不过说实话,南方人在水田干活真比我们北方人辛苦。
        三、我第一个故事中说我在十二班,第二个故事发的照片上是在十一班,中间我们调过班。照片上有四位郑大的同学:班长许成宪(历史系的)、刘小纯(上排右三,物理系的)和我一起调到十一班,我们仨也始终是在一个班。贾天运(上排左一,调干生,党员,政治系的)就是后来才和我们一个班的。还有开封师院和湖北大学的其他同学,大家也不一定关注,我就不介绍了。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