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州大学外文系66-69届博客园地

 
 
 

日志

 
 

2014年07月04日  

2014-07-04 15:54: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战荣文

2014年07月04日 - 郑大外文系66-69 - 郑州大学外文系66-69届博客园地

 西   

 

    当黑森林里那美丽动人的童话故事和保尔.柯察金、牛虹等英雄形象开始种入我幼小的心田的时候,当在电影、电视里小说里看到那些黄头发、蓝眼睛、高鼻子的洋鬼子荷枪实弹如狼如虎在我国烧杀抢掠的时侯,当共产党人的老祖宗马克思恩格斯在莱茵河畔发表一个幽灵在欧洲上空徘徊的时候,当邓小平、周恩来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远涉重洋为寻求革命真理到法国勤工俭学的时侯,西方世界,欧洲圣土,象一块磁铁,把我紧紧吸引。同时,西方又象那扑朔迷离的月宫,充满着神秘和奥妙。万万没有想到,在过半世纪之后,幸运之神会降在我的头上,使我有缘西行,踏上这块神秘的土地。

 

一、 从北京起飞

 

    一九九八年八月十七日,星期一,晚八时许,河南省赴欧洲人事考察团,一行十七人,离开郑州,乘坐180次火车,前往北京。按预定好的机票,第二天要从北京起飞,直接飞往法国巴黎。   

    到达北京的时间是第二天早上七时二十分。由于我们乘坐的MU559次航班是晚上八时起飞,所以我们先在北京神路  园酒店住下。白天自由活动,进一步做好出国前的准备。听人们说,欧洲,特别是西欧,气候湿润,经常下雨,去那里一定要带上雨具,而我恰恰忽略了这点。“家里放着两把折叠伞,怎么就忘记带上一把呢?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到那里再买一把吧,”我说。“别,同行的张处长立即阻止我说,“别到欧洲再买,那里都是高工资,高消费,东西贵得很,你最好还是在北京买。”于是我接受了劝告,开始逛商店购雨伞。八月的北京,太阳仍然很毒,天气仍然很热,为一把雨伞而跑到西单商场和王府井大街,感到不值得,于是就在附近的小商店花了三十多元随便买了一把。就这,回到酒店已经是汗流挟背了。午饭后洗了个热水澡,然后美美地睡上一觉,万事具备,就等待着晚上登机。

    早早吃过晚饭,乘车去到北京机场。等坐上MU 559次班机,我们才知道这次航班属东方航空公司,要先飞到上海,然后才飞往巴黎。我们于晚十时许到达上海,在上海又停留两个多小时,然后才又途经郑州、北京,开始飞往欧洲。有人发牢骚:这样来回折腾,究竟为个啥?

飞机离开我国上空的时候,回头望,东方已经泛白,我盼望着能在飞机上看到日出。谁知飞机越望往西飞,不但看不到日出,而且连微微发白的亮光也看不到了,最后竞一头扎进漫无边际的黑暗之中了。在中国本已东方欲晓,但西行了五六个小时,天仍不见放亮,倒是越走越黑,真乃不亮的天。世界之大,时差之别,可谓大矣。长时间的空中飞行,加上机舱内人多空气不好,坐位狭窄,我开始有了不适之感,感到胃里特别难受,空中小姐送来夜宵和饮料,一点食欲也没有。闭上眼睛,蒙蒙胧胧,又睡不着,直想恶心。我怕呕吐,就咬着牙,闭着气,掐着身上的穴位,一直坚持着。我第一次尝到了晕机的滋味,盼望着飞机快点降落。

 二、    在巴黎降落

 

    飞机经过十多个小时的飞行,终于来到了巴黎上空。疲惫不堪的我真正感到了世界之大,路途之遥。透过机窗往下看,下面是望不到边的灯海灯河,闪着金黄色和银白色的光。

再往下落,绿的、红的、紫的等五光十色的霓虹灯闪闪烁烁,令人感受到一种浓浓的现代化文明的气息。走下飞机,呈现在眼前的是现代化的建筑,现代化的设备。机场专用汽车把下机人员及时地送到了检查口。人们一个接一个地依次排队,无一例外地按规定出示护照和机票,然后到不停转动的转盘上认领各自的行李。机场大厅里放着一辆辆轻便的手推车,所带的行李可放在上面或推或拉均无沉重之感。同下飞机的一个中年男子是上海人,除带两个小孩外,还带五六只皮箱,若不是手推车帮忙,真怀疑他能否顺利走出机场。他向团组的翻译余嘉鸣介绍说,他爱人在法国定居,但巴黎吃的用的东西要比国内贵的多,于是他每次回上海总要带上几大箱吃的用的。他请团组帮忙,让接团组的车顺便带他一段路。余嘉鸣望着他那渴求的面孔,或许是在精神文明的号召下动了侧隐之心:“好吧,如果车子顺路的话。”于是他干恩万谢,紧紧地粘上了我们这支团组。

    来机场接我们的司机叫比尔,比利时人,肥胖高大,一头金发,面带微笑,友好而和善,热情而勤快。他打开轿车侧面的行李箱,把我们的行李一件一件地往上放。我们去帮忙,他摆摆手不让,说这是他的职责,他一个人就行了。那个上海人的六只皮箱也被他放了上去,显然他也把他当成我们团组的成员了。但后来得知他不是我们团组的成员时,他又果断地把他的箱子拿了下来,因他只对我们这个团组负责。   

巴黎与北京时差是8个小时。在北京此时已是下午四时   许,但在巴黎才是早上八点钟,翻译让我们把手表的时间调为巴黎时间,以便统一并适应当地时间。负责我们吃住的人讲,本来应该安排我们到宾馆休息,但巴黎有个规定,客人需等十二时以后才能住进宾馆。于是他请我们大家辛苦一下,他已安排了我们上午的参观活动。原来想好好休息一下的念头破灭了,我暗自叫苦。但又一想:或许在外活动活动,效果要比卧床休息好。于是我随着众人开始了在巴黎的参观。(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