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州大学外文系66-69届博客园地

 
 
 

日志

 
 

2014年10月14日  

2014-10-14 07:10: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小说

审 计 局 长(续四) 

杨战荣  著

 

 新局长与演说词

 

这是昌东市内一座五层办公楼。大门一侧挂着昌东市审计局的牌子。楼前有两行枝繁叶茂的法国梧桐树,中间是一个圆形花坛,里面绿草茵茵,红花如火。

新任审计局局长邓士昌走进这座大楼的第一天,就在这座楼内二楼会议室召开了审计局领导班子会议。

邓士昌在会上说:“同志们,说真心话,我到市审计局任局长,是泥腿子进城,思想压力很大:一是感到审计工作太重要了,对促进党风廉政建设和经济建设起着重要作用,领导和群众都对我寄予厚望,干不好愧对事业,愧对组织和大家。二是尽管当县长从事过经济管理工作,但没有专门搞过审计,所以对审计业务不熟。现在既然来了,就要努力把审计工作搞好,一定要当个像样的审计局长。在座的都是局领导班子成员,以后我们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在一块蹦哒了!审计工作干好干坏,首先是我们班子的责任,当然,作为班长,我是第一责任人。我希望我们班子成员之间要开诚布公,团结一致,没有杂音,一心一意搞好工作。”

第一副局长朱江说:“邓局长,咱局是地区局和市局合并而成的,建局后一直是两张皮,地区来的是一摊,市里来的是一摊,亲亲疏疏,矛盾纵横,这个山头,那个团伙,谁也管不了谁。我看咱局的最大问题就是一个团结问题!”

心直口快的副局长黄河立即接着说:“对,我说也是人心不齐的问题!不把心事用到工作上,啥事也干不成。上次组织上给我局两个副处指标,局里党组开几次会议都统一不了意见,前任局长一恼,干脆不要了,又交回去了,安排给其他单位了。你看看这事做的?”

文质彬彬的副局长何大彬见二人率先向局长介绍情况,也一改过去不紧不慢轻描淡写的脾气,把音量一下子提高了好几倍:“业务局不抓学习业务,上班打乒乓球、打扑克、打麻将,下审计点也打,把工夫都花在这方面,咋能提高审计质量?”

纪检组长钱军不忘记自己的职责,也向局长介绍道:“还有一个纪律廉洁问题,外出审计吃拿卡要,谁招待得好,就给谁出好报告,招待不好,就故意找事,以情审计,还能不败坏审计的声誉?平时开会,稀稀拉拉,懒懒散散,人总是到不齐,说什么八点开会九点到,十点不耽误听报告。”

邓士昌很欣赏大家的直言不讳,他也很快了解局里的症结所在,心里很是感激。他新来乍到,作为一把手,下车伊始,随声附和地只谈过去局里存在的问题,不就把大家引导到全盘否认前任领导的路上去了吗?而且,从大家的发言中,他又隐隐约约感到领导班子之间有点什么。他想了想说:“我们要辩证地看待过去。据我所知,前任领导班子带领大家干事创业,审计工作还是取得了很大成绩的。但随着时代的进步,经济社会的发展,人民群众,党委和政府对审计的要求越来越高。我们要把审计事业推向新台阶,把审计工作提高到新水平,就要在原来的基础上寻找存在的不足,只有克服了存在的不足,我们才能前进。从大家谈的来看,能把问题找出来,就是前进的开始。哪里没有问题呢?没有问题还要我们这些干部干什么?党既然把我们放在这个位置上,就要解决问题,不能在这块土地上打败仗。但我们并不是给过去问官司的,不是去纠缠过去的是是非非!大事讲原则,小事讲风格,何苦要斤斤计较呢!旧账不算了,要团结一致向前看。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的,地区来的也好,市里来的也好,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应该互相关心,互相帮助,互相支持,不应互相拆台。互相拆台对事业对同志会有什么好处?”

说到这里,他停住了,像是问自己,也像是问大家。见没人回答,他继续说道:“我认为,下边群众不团结,关键在领导,首先要看看领导班子成员有没有搞山头、搞团伙?有搞的,我要明确告诉大家,作为审计局长,我谁的山头也不上,谁的团伙也不入,你们放弃想法吧!我要做一架飞机,在山头上盘旋,睁大眼睛盼望着山头变为平地,哪个山头平了,我支持你,为你拍手叫好。哪个山头不但没平,反而长了,那就对不起了,我可要向这个山头丢炸弹了!明天局里开大会,我要亮明这个态度。如果说新任局长要发表就职演说的话,这就是我的就职演说!”

说完,他用锐利的目光扫视着众人,观察着人们的反应。他看到有两个人避开了他的眼光,慢慢地低下了头。

低下头的是黄河和何大彬。二人的确有矛盾,而且各拉一班人。但说起来,又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矛盾,都是些鸡毛蒜皮的事情。首先是性格上的差异引起的:黄河大大咧咧,说话高喉咙大嗓门,在部队当过军事团长,至今还保持着军人雷厉风行的工作作风,为人豪爽仗义,处事大方,瞧不起那些唯唯诺诺小气之人。而恰恰相反,何大彬是文若书生,说话小声小气,办事谨小慎微,是那种树叶掉了怕砸破头、与人交往总舍不得自己掏腰包的人。或许是根据二人的不同性格,前任局长在领导班子分工时,扬长避短,发挥其所长,黄河负责全局人员的外出审计,文明建设和经贸、外资及人教科的工作;何大彬分管全局的后勤财务、办公室和机关党委的工作。按说,这还真符合两个人的特点。黄河抓起工作来,总是搞得风风火火,有声有色。他带人外出审计,严格依照审计法规,顶住各方面的压力,敢于老虎头上挠痒,老虎口里拔牙,加大力度查处违法违纪违规资金,该收缴国库的坚决收缴国库,该处罚的毫不留情地处罚。一天晚上,一个被审单位的负责人带着礼品到他家说情。他义正词严地说:“如果你有什么情况,可以反映,但礼品必须拿走!如果你硬要放下礼品,我明天就交到纪检会去,进行曝光处理!”来人被震住了,乖乖地拿着礼品走了。他很快把这家的68万元违纪款如数收缴到市财政。从此,人们知道了市审计局有一位六亲不认的大爷,因他在局长里排位第三,外界戏称他为“黄三爷”,但也有人背地叫他“黄二蛋、二百五”。他对此不理不睬,我行我素。在审计局内部,他抓机关文明创建工作,先是使审计局上了县区级文明单位,接着上了市级文明单位,现在正向省级文明单位迈进。平时,从机关各科室的卫生打扫,到组织歌咏比赛、乒乓球比赛、演讲比赛和外出参观等文明建设的各种活动,总能听到他那部队时喊口令般嘹亮的声音。每逢这时,以何大彬为代表的爱静不爱动的人们便捂住耳朵说:“小点声不行?还抓文明建设哩?大喊大叫的,本身就不文明!”他和那些与他性格相投的人不服气地反唇相讥道:“都像那些大门不出二门不进说话细声细气的小姐才叫文明?都像你们连文明建设的活动都不参与,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创建省级文明单位?”举行各种活动,就要有投入,就要花钱。而总是把一分钱掰成两半儿花的何大彬把钱袋子看得紧紧的,充当一毛不拔的铁公鸡,坚持当局里的红管家。有时黄河都签字同意了,经办人找他去报销,他总是以种种理由压下来不给钱,惹得大家很有意见。“以后不搞活动了,花个钱像剜你的心一样,创不上省级文明单位,你负责任!”黄河一次在领导班子会上忍不住指着何大彬说。何大彬也不甘示弱:“你分管文明建设,为啥让我负责?说实话,你搞的那些活动,花钱太多,成效不大!”这话声音不高,却更加激怒了黄河:“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你怕花钱,咱不创省级文明单位还不行吗?”二人矛盾公开,黄河从此赌气,文明建设没人去抓,局里人心涣散,纪律松解,工作下滑。前任局长己经知道自己要调走,睁只眼闭只眼,得过且过。人们互相埋怨,拥黄派埋怨拥何派,拥何派埋怨拥黄派,审计局工作更加复杂了。

现在,邓士昌看透不说透,但他那要炸掉山头的明确表态,直说得二人心惊胆颤。看来不能再继续下去了!眼前这个主可不是个一般人!再像过去那样,非倒霉不可!(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