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州大学外文系66-69届博客园地

 
 
 

日志

 
 

2014年10月18日  

2014-10-18 07:37: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小说《审计局长》(续八)

                                杨战荣著

 定项目与反其道

 

按照惯例,周二上午是专门研究审计业务问题的科长主任会议。这天,邓士昌在会上讲:“对于审计项目的确定,我们首先应考虑哪些问题是群众反应最强烈的热点问题,哪些问题是市委、市政府推动全市经济发展的难点问题,这是审计的对象,也是审计的重点。我们应该根据这点来确定审计计划,不应该首先考虑对方的职务高低、背景的深浅、关系的远近和亲疏。”

行政事业审计科科长韩双来说:“我们一把审计计划定下来,有的就到处托人找关系来说情,不想叫审计。”

邓士昌说:“我们的方针应该是反其道而行之。越是找人来说情,越是怕审计,恐怕越是有问题,我们就越是要审计。什么亲戚呀,朋友呀,同事呀,谁没个沾亲带故、三朋四友的?要人人都讲这关系那关系,我们的审计工作还咋开展?搞审计工作,就不能怕得罪人!古人还知道把天理、国法、人情三者并提,何况我们是共产党的干部呢!”

众人不住地点头同意。

韩双来进一步说:“科技学院己经八年未审计了,社会上反映乱收费现象十分严重,我们已掌握了初步证据。但现在己经有七八个人来说情,就是不让审计。”

邓士昌说:“也有人找我来说情。我的意见是,不但坚决要审,而且要审深审透,给社会一个交待。像这样的重点被审计单位,进点见面会通知我参加!”他习惯性地把右手一挥,一锤定音。

 

这天上午八点三十分,一辆中型白面包车驶进昌东市科技学院大门。

韩双来带领行政事业科审计人员走下面包车,邓士昌也在其中。

在一间会议室里,举行了进点审计见面会。

韩双来对科技学院副院长牛大力说:“牛院长,我们的审计通知书已经提前三天发给你们了,依据国家审计法,从今天开始,我们对贵院实施财务审计,这是我们的进点见面会。”

牛大力,人如其名,长得五大三粗,力大如牛,据说在全院一次掰手腕比赛中力克群雄,打遍全院无对手,一举夺走了冠军杯,并获得了250元奖金。虽然事后有人不服气地说:“他是院领导,咱能不让着他点?”但他却不领情,傲气十足地说:“不服气吗?以后咱再比比看!”此刻他用那蒲扇般的大手一边用力握住韩双来的手,以显示其力大,还一边不解地问:“不是找人去和你们说不审计了吗?怎么还?”

邓士昌说:“谁说不审计了?你们已经多年未审计了,历行审计是我们的职责,请你们予以配合。”

牛大力胖乎乎的脸上露出不屑一顾的神色,犯起了傲慢的牛脾气:“不管怎么说我们学院也是个正厅级单位,你们审计局不就是个处级单位吗?你们怎么能说审就审?”

邓士昌一笑道:“的确,你们有一万多人,我们只有几十个人,你们是老大,我们是老小,你们是大拇指,我们是小拇指,但我们是代表国家机关来执行审计法的,你们再大,也大不过法吧?听说牛院长酒量大,枚也猜得很好,擅长大压小,但你怎么忘了小拇指往往能压大拇指?”

牛大力脸一红说:“你们?反正我们没有什么可审计的,也谈不上配合问题。”

邓士昌道:“有没有问题,只有等审计以后才能做出结论。我们来你这里审计,你这个管财务的副院长,应该根据审计法,让财务人员首先提供真实的会计资料,配合审计!”

牛大力脖子上的青筋暴起,反问说:“如果我们不提供呢?”

邓士昌道:“那就请你学学审计法的第31条至33条。我们有足够的耐心在这里等着。但等到一定的时候,如果有人继续蔑视法律,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那你们就等吧!”牛大力真是拧上了牛劲,把手一甩,走了。

人们被他的这种态度激怒了,但邓士昌让人们冷静,先等他一天再说。谁知到了第二天,审计人员仍在坐冷板凳,牛大力不但不让人提供任何会计资料,而且连面也不见了。

韩双来来请示邓士昌:“邓局长,我们己经等一天一夜了,他们仍不提供会计资料,怎么办?”

邓士昌摇摇头说:“我们也做到仁至义尽了,但面对阻挠执法者,我们审计上还缺乏一定的手段,看来得求助于检察院了。”

邓士昌掏出手机,拨通了市检察长的电话:“刘检察长吗?我是邓士昌。我们在市科技学院审计进点,请求你支持!”

刘检察长说:“我们也收到关于这个学院的举报,你说吧,怎么个支持法?”

邓士昌说:“我们已获取这个学院乱收费私设小金库的线索,但他们就是不提供会计资料,是不是对有关人员采取点措施?”

刘检察长:“好,我现在就派人过去,把有关人员先控制起来!”

过了半个多小时,只听见呼啸的警车闪着警灯远远而来。身着制服的检察人员来到市科技学院。牛大力此时不知从何方出现了。一检察官对牛大力说:“我们是来配合审计局的,你们必须执行审计法,搞好配合,不然,你们这些有关人员将不得离开这里一步!”

牛大力瞪着眼睛问:“你们将控制我们?”

检察官毫不客气地说:“对!”

牛大力不再说话,气呼呼地拨打手机,开始寻求支持。

 

时隔不久,丁零零!邓士昌的手机响起来了。

邓士昌:“喂,请问,哪位?”

手机里的声音:“我是房管局老邢啊!”

邓士昌:“啊,邢局长,有事请指示!”

邢局长:“哪敢跟你邓大人指示呀?听说你调到审计局一直住办公室,我想给你搞一套一百六十平方米的住房,怎么样?”

邓士昌:“先谢谢老兄的关心。我局里还有一些同志没住房,你能都给解决吗?”

邢局长:“那可不行!先把你的解决了吧?”

邓士昌:“那我宁可等等一块解决,我决不搞这个特殊。老兄你还有事吗?”

邢局长:“听说你们要审计科技学院,而且检察院也介入了,那里的牛院长是我的一个亲戚,你能不能对他网开一面?”

邓士昌:“对不起了,老兄,我不能把面子给你,他对审计法有抵触,不如实提供相关资料,这是蔑视审计法的表现!”

邢局长:“我的面子你可以不给,但林佳书记的面子你不能不给吧?他已调往g市当副市长,说让我先和你说说,然后他将专门来拜访你。”

邓士昌:“那你也代我向他道歉,说声对不起,我这是在秉公执法,相信他一定会谅解。”

 

邓士昌放下手机,重新来到审计点上,只见仍被控制中的牛大力和学院财会人员老老实实地坐在屋内,气氛十分严肃。

牛大力垂头丧气地打完一个个的手机,无可奈何地对有关财会人员说:“那就把所有的账册提供给他们吧。”

财会人员打开保险柜,把一捆捆账册交到了审计人员手中。

审计人员认真地接过账册,进行着登记和交接手续,然后分头查看账册,开始了审计。

这些人都是审计高手,没几天功夫,就发现了其中的蛛丝马迹。这天上午,韩双来与审计人员边看账册边议论。

一科员道:“科长,对照审计法规,这八十万元属于乱收费项目,且没有入账,存到了私人名下。这种公款私存,本身就己违规。”

另一科员说:“我这里也发现了四十五万元的款项,与这种情况十分相似。”

韩双来:“进一步跟踪审计,这很可能就是他们的小金库。”

众人点了点头。

韩双来综合了审计组的意见,立即向邓士昌汇报情况说:“经过审计和延伸审计,这里的乱收费现象十分严重,看来社会上的反映是真实的,而且带有普遍现象。对于一百二十五万元的小金库已经认定,应该全部收缴。”

邓士昌说:“对于这种带有普遍现象的审计,应写出高质量的审计信息上报,为领导的宏观决策提供依据。对于小金库,坚决没收上缴,绝不能含糊。”

韩双来道:“现在人们普遍反映,审计难,但审计出问题落实起来更难,这几年咱们的落实率还不足百分之四十。”

邓士昌说:“审出了问题得不到落实,这不等于白干了?人力、物力和财力不是极大的浪费?落实率从某种意义上讲,才是比较完整的审计成果,今后,我们要下力气抓好落实率,争取审计一个,落实一个。”

韩双来为难地说:“落实率要达百分之百,恐怕很难。”

邓士昌斩钉截铁地说:“再难也要去做,工作上就要高标准。咱们分头把好关,我保证我这一关不放松,你保证你这一关不放松,他保证他那一关不会松,只要咱们都各负其责了,就没有办不到的事。”

话虽然这么说,但他心里十分明白:要人人把好各自的关口,可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因为要面对各种各样的人、各种各样的情况和各种各样的理由,如果你不能入情入理地使他心悦诚服,他总会打折扣,审计决定就不可能完全落实。落实审计决定是对人的综合素质和水平能力的检验。

邓士昌说罢这话的第二天,考验就降临在他的头上。

邓士昌正在办公,忽听得敲门声。随着他的“请进”声,牛大力满面笑容地走了进来。

牛大力一进门就说:“邓局长,感谢你们的审计人员,帮我们理清了账目,规范了财会制度。也怪我们开始对审计不太理解和支持,闹了点不愉快,我特来向您道歉。”

邓士昌也哈哈一笑说:“谈不上道歉,我们是不打不相识嘛,后来你们不是支持和配合得很不错嘛!”

牛大力急忙说:“为了表达我们的一点心意,我代表学院来……”说着,牛大力展开了手中一面鲜红的锦旗,上面印着“人民的经济卫士”七个金色大字。

邓士昌接过锦旗,说:“我们做得还很不够,你们过奖了!”。

牛大力见他接过锦旗,心里十分高兴,忙岔开话头说:“邓局长,我们有个想法想向您汇报一下。”

邓士昌见他全没有第一次见面时盛气凌人的面孔,笑了笑说:“谈不上汇报,有事请讲。”

牛大力显得很随和地说:“那我就不客气了!但说出来您可要多关照啊!”

“究竟是什么问题呀?”

“就是小金库的问题,有些钱己经作为职工福利发了下去,再收回来恐怕有一定难度。是不是想想办法,变通变通,少交一些?”

邓士昌敏锐地感到,这个问题牵涉到审计决定的落实问题,对于这种先把帽子给你戴得高高的,先用美酒把你灌得晕晕的,然后再让你顺着他的话说,逼你就范的伎俩,他见得多了,也根本不吃这一套!他此时才弄清了牛大力的真实来意,送旗感谢是外面裹着的糖衣,不落实审计决定才是里面的炮弹,才是他的真正目的。于是,他断然拒绝道:“这可不行!本来那就属于乱收费项目,必须全部上交!”

牛大力并不着急,仍然笑着进行蘑菇:“就没有别的办法了?邓局长,帮帮忙吧!”

邓士昌眨了眨眼睛说:“办法倒是有一个,你要想少交或不交也行,但那可就要处分人了!”

牛大力不解地问:“怎么要处分人了?”

邓士昌开导他道:“你想啊,牛院长,你作为负责财务的主管领导,要追究责任的话,恐怕第一个受处分的就是你!审计查出的问题,白纸黑字,谁也无权抹掉!也不能不处理!处理有两种:一是行政处分,二是经济处罚。你是愿意受行政处分呢?还是如数上交接受经济处分呢?”

牛大力头上冒出了热汗,感到为这事自己背个处分划不来,权衡再三,才掏出手绢不停地在那胖乎乎的脸上擦着汗水说:“那,那还是想想办法如数上交吧。”

邓士昌拍着牛大力的肩头笑了:“对嘛!这才是最好的办法嘛!好了,不多留你了,十点钟我还要参加一个会。”

牛大力知趣地说:“那好,邓局长有空去院里坐坐。再见!”说着便与邓士昌握手告别。(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