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州大学外文系66-69届博客园地

 
 
 

日志

 
 

2014年10月20日  

2014-10-20 09:18: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小说《审计局长》(续九)

                    杨战荣  著 

动大树与不唯上

 

送走牛大力,邓士昌看看手表,离开审理会的时间还有十分钟。作为审计局长,他很看重局里的审理会,不管他多忙,坚持每会必到,除非他外出不在局里。3月27日的审理会,早就发了通知,他辞掉了其他一切事务,按时来到会议室里。审理会,顾名思义,就是研究审定审计项目审计业务会议,各业务科室负责人参加,有时扩大到有关业务科全体审计人员。今天的审理会,主题是听取经贸审计科科长金源向大家介绍对大型企业的审计情况。人员到齐后,金源介绍说:“金矿集团是我市排名第一的大型企业,老总雷之绪是我市的风云人物,是省里某个大人物的女婿,有着深厚的背景。该集团现已改革为国有控股企业。我们在对该集团进行审计中发现,该集团的国有股形成的红利,一直进行隐瞒,不上交国家资金达一亿多元。这是隐形的国有资产流失。作为与国外合作的合资企业,外方就占了大头。我们的意见是,不能眼看着中国资金流到外国人手中,坚决收交国库。可雷之绪态度蛮横,坚持不交,认为他有影响、有地位、有靠山,市长、市委书记还咋不了他哩,何况你们审计?他那个傲慢劲儿,真令人生气!”

朱江把脸一沉道:“雷之绪?这可是咱市的税利大户呀!号称雷公爷!市里领导还另眼相看呢,咱惹得起吗?”

何大彬更是担心地说:“省里他有背景,市里领导又不敢惹,咱何必去捣他这个蚂蜂窝呢?小心被他蜇了!”

黄河却持相反的态度说:“得得!咱们这是秉公执法!他根子再硬,还能硬过审计法?”

邓士昌把手一挥,毫不隐晦地说:“作为审计人员,我们不是要做‘四士’吗?‘士’字的一个含义军人也,士兵也,士气也,因此我们就应该和穿军装的战士一样,上战场要有不畏强敌的勇气!金科长汇报的问题,是我们允许不允许国有资产的流失?我们的审计应该是对事还是对人?我的态度是:决不允许国有资金的流失!审计工作应该是对事而不对人!不管他的根子有多深,后台有多硬!不管他是谁,不管他是皇亲国戚还是贫民百姓,都应该一视同人!我们审计人员敢不敢坚持原则,敢不敢碰硬,是对我们素质和勇气的检验!对于这位树大根深的雷之绪,我们不应惧怕他,应该理直气壮地去给他说!这样吧,我明天再去见见他!”

人们顿时有了主心骨,不禁为他的胆识鼓起掌来。但鼓掌归鼓掌,人们仍然担心这位雷公爷不好惹,用忧郁的目光看着他。

果不出所料,等邓士昌走进这位老总的办公室,只见雷之绪坐在豪华的办公桌旁,大腿压在二腿上,不停地转动着老板椅,阴沉着一张雷公脸,大有万钧雷霆之势,暴突着的一双牛眼不屑一顾地看着邓士昌。

邓士昌不急不躁地说:“雷总,我们的人己经和你沟通过了,听说你对审计出的这笔款有些看法?”

雷之绪傲慢地说:“沟通过了!你们想怎么着吧?反正这笔款我是不会上交的!”

邓士昌嘿嘿一笑道:“雷总心里应该十分清楚,这是一笔国有资金,应该收交国库。你既然拒绝上交,我们也只好采取法律手段了!”

雷之绪仍然摆着雷公脸说:“通过法院?好啊!你们随便吧!不过我警告你,你要考虑考虑这事的后果!”

邓士昌仍是一笑道:“现在正向法治社会迈进,法制裁定才是最后的结论。我相信这事我们没有做错,也等待着这事的后果!”

 

走出雷之绪的办公室,邓士昌马不停蹄,驱车去找市法院赵强院长。在赵强的办公室里,赵强说:“邓局长,你可能不了解情况,他可是个有背景的人啊,对他强制执行,可能会有很大的麻烦啊!”

邓士昌把脖子一拧说:“执法单位应该依法办事,咋能考虑有没有背景?应该看这事该不该办。古人还说‘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哩’!要说惹祸的话,祸是我们惹的,一切由我这个审计局长负责!”

赵强拍着邓士昌的肩膀说:“老伙计呀,我这可是好心!我是担心你啊!”

邓士昌执拗地说:“我破上这个审计局长不当,也不能让国有资金白白流失!既然是老伙计,你这个法院院长,总不能不支持正义吧?不赶快采取措施把他的账号封了,恐怕这笔国有资金真的要流失掉了!”

赵强以实相告道:“既然你这个审计局长不怕,那我这个法院院长就熊包了?为了维护国家资金不流失,明天就对他强制执行!我同意你们的意见,先把他的账号给封了!”

邓士昌不禁鼓起掌来:“这才是国家的法院!人民的法院!”

 

然而,法院这边刚把金矿集团的账号查封,那边市长李刚办公室内的电话铃就响起来了。

李刚拿起电话,一听就是熟人:“喂,是之绪呀!有事吗?”

雷之绪大声说:“李市长啊,快管管你那个审计局长吧,他让法院把我的一百多个账号都封了,今年我可没法给市里交税了,而且这还牵涉到外方,造成国际影响,事可就大了!”

李刚见他有些发急,忙安慰道:“雷总啊,你先别急,等我问清情况,咱们再说好吗?”

雷之绪情绪激动地说:“你再允许他这样胡闹下去,我这个总经理可就没法再干下去了!”

李刚仍然耐心地说:“雷总啊,别激动,我现在就叫邓士昌到我的办公室里来!”

李刚放下电话,立即拨通了邓士昌的手机,让他马上来他的办公室。

邓士昌不敢怠慢,忙坐车赶到。

谁知一进办公室,李刚就劈头盖脸地问道:“士昌啊,你咋这么大的胆量?你咋不给我说一声,就让法院对他强制执行啊?

邓士昌说:“市长啊,他不是有大的社会背景吗?我不连累你们,有事我自己担着,所以我没有给你们说。有人怕他,我却不怕!因为我们对他做到了仁至义尽,我亲自给他做工作都做不通,我们是不得己才起诉到法院的。”

李刚严肃地说:“为了市里的大局,你们要撤诉!”

“什么?”邓士昌睁大了眼睛,几乎不相信自己和耳朵:“撤诉?撤诉了国有资金不就流失了?”他涨红了脸,硬着脖子,青筋暴起,似一头毫不退让的公牛,完全忘记了命令他的正是他平时十分尊重的一市之长。

李刚拍了拍他的肩头,拉他在三人沙发上坐下,说:“士昌啊,你别想不通!我能不知道你是在坚持原则吗?但原则性就不能和灵活性相结合吗?要知道这事弄不好不但会直接影响市里的税收,而且还会造成国际影响,人家可是中外合资企业呀!”

“中外合资企业怎么了?难道就应该偷国有资金?难道就应该让国有资金流失到个人和外国人口袋里?”面对老领导,一向直言不讳的邓士昌连珠炮似的反问,然后又坦诚又似委屈地对李刚说:“李市长,您是我的老领导了,今天您别怪我不听招呼,也听我向您诉诉屈:组织上让我当这个审计局长,就是让我带领大家给市委市政府看好门护好院。打个不恰当的比喻,现在我们审计人员经过没明没夜的苦战,终于抓住了盗窃国家资金的贼人,能因为他有背景有权势,就把他放掉吗?这以后还让我们怎么看守国库呢?这不是寒了大家的心吗?这不是和贼人同流合污吗?”

李刚像是受到了猛烈的刺激,不再说话。是啊,当初挑选审计局长的时候自己不也是这么说的和这么想的吗?审计可不就是为国家为政府看家护院的吗?雷之绪偷逃国家资金,和做贼又有什么区别呢?邓士昌坚持原则,我这个当市长的怎么能不支持他呢?当初选他当审计局长,不正是看中他一身正气铁面无私坚持原则尽职尽责吗?但想到这事牵涉到省里那位领导的时候,他又有些犹豫了。因为正是这位省里领导曾向他交待过:“李市长啊,之绪在你那地盘上,你可要多关照啊!”他也曾向他说过,“放心吧!”

邓士昌好像看透了他的心事,进一步说:“李市长,你可以把这事向省里汇报,看我们做得对不对。但我相信,共产党的干部还是要依法办事的,不一定他雷之绪说什么省里就听什么,只要我们走得正站得直,还怕什么呢?怕,正说明心中有鬼!心中无鬼,才不怕鬼!若说心中有鬼,这个鬼就是一个‘私’字!”

李刚的心又一次被他刺疼了,特别是那个“鬼”字和“私”字像“嗖嗖”飞来的两只利箭,直奔他的心窝,刺得他直滴鲜血。是啊,他邓士昌说得没错!正是心中没有这个“鬼”字和“私”字,才使他如此胆壮地执法护法!虽为市长,我不如他啊!但是邓士昌啊,你要理解我这当市长的苦衷啊!

邓士昌继续说:“我知道,李市长,当领导的也有领导的苦衷,应当被人理解,但您也要理解我这个审计局长啊!有人说审计本身就是在是非面前不含糊,就是认死理,不灵活。今天这事,我再次亮明态度:履行审计职责,决不撤诉!除非你把我这个审计局长撤了!”

话说到这里,邓士昌的手机响了。是副局长黄河告知他同级审会议马上就开始了,问他还参加不参加。他看了看李刚,请示道:“李市长,您看……”

李刚向他挥挥手说:“你先去开会吧!”

事情就这样搁下了。但最终结果还是把这一个多亿收缴到了国库,雷之绪最后也没辙了,虽然他把状告到省里,省里有人来做邓士昌的工作,但邓士昌指着偷逃证据,瞪大了眼睛,涨红了脖子,就是要坚持把这笔资金收到国库。来人虽为省里官员,但县官不如现管,他也没法,只好不了了之。但这事也使省里那位领导从此印象住了昌东市有个六亲不认不买他账的审计局长,此人名叫邓士昌—一个十足的二百五!邓士昌啊邓士昌,你如此不知天高地厚,你难道不知道马王爷长着三只眼吗?在中国这个法制还不够健全权力的社会里,你难道不知道这样做会尝到蔑视权力的苦果吗?(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