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州大学外文系66-69届博客园地

 
 
 

日志

 
 

也来说雪—士钊  

2015-01-28 19:32: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也来说雪—士钊 - 郑大外文系66-69 - 郑州大学外文系66-69届博客园地
 

我也特别爱雪。一是下雪天空气好,二是雪景有一种雄浑之美兼纯净之美。

开封的雪已经停了两天,我嫌雪小,但天气预报说还会有雪,我生怕预报不准,幸好现在窗外雪花又舞动起来,大地已是一片洁白,那美,是沁人心脾的美,书信这篇“雪天遐想”忽然出现在我们的博客网上,恰似一杯小酒,正是“向晚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的意境,令我神往,令我陶醉。特别是他结尾的两段,充满了智慧,我读后全无哀伤之感,倒忽然有了“骑驴过小桥,独叹梅花瘦”的联想。想起当年给学生讲海明威的《老人与海》时,讲到小说结尾老人梦到狮子的情节该怎样解读时,我曾套用辛弃疾的词反问“与群鲨战了,又梦雄狮,谁人会,其中意?”我喜欢书信的文章,因为他的文章大多贴近生活,发自内心,不尚虚饰,令人于平淡中领略那毫不张扬的美。

文中所述大雪拥门的场景,好多年都没有了,只是2002年我在费城时遇到了一次。桐油棉鞋以及煤火台熥鞋的经历更是如今孩子们难以想象的。大学毕业后,我没有去部队农场,直接下到了农村,住在牲口屋旁的一间小屋里。小屋的木门根本关不严,仅有的一个窗户就是一个木框加几根竖木牚,没有窗户纸,就那么敞着,风、雪都随时可进。也没有床,地上铺满了麦秸,那就是床了。遇到大雪天,风卷着雪花飞进屋里,等我早晨醒来,脖子周围都已经有了雪,却不觉冷,一方面是麦秸起暖,另一方面大概还是年轻的缘故。

2006年初开封有一场雪,我兴致盎然,一气跑到铁塔和龙亭,拍下了它们在雪景中的雄姿,至今还是我特别喜爱的照片。

2010年冬,我到沈阳开会,曾参观了清朝皇帝的“龙兴之地”。那天是阴天,太阳无精打采地悬在空中。那残存的一段土城墙内的老城更像是一座大庄园,我们刚看了努尔哈赤出生的房子和院落,天忽然下起雪来,倒更增添了我们的游兴。我事后曾赋诗一首,特录于后,算是结尾吧。

           访赫图阿拉故城

庚寅冬日,沈阳与会,乘车往访努尔哈赤故地,赋诗以纪行。

远望茫茫日色昏,   城垣一带掩庄村。

雪花忽见连天地,   鼓角遥闻泣鬼神。

谁料八旗挥铁骑,   竟然四海定乾坤。

汗宫殿外游人叹,   世事沧桑四百春。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