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州大学外文系66-69届博客园地

 
 
 

日志

 
 

名人最后的话 世斌编辑  

2015-02-01 13:50: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贝多芬去世前聋了二十多年,平日他日夜希望自己的耳朵能复聪。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他断断续续的说:“到了天堂我就能听得见了。”床旁伺候的人无不泪下。

    萧伯纳临终时对女佣说:“太太,你想让我像古董一样永远活下去么?我已完成了我要做的,我要走了。”

    法国十六世纪著名的讽刺喜剧作家拉伯雷最后的话是:“该把帷幕放下了,滑稽戏演完了。”

    拿破仑临死时处于神志昏迷状态。那天圣赫勒拿岛上狂风暴雨,雷电交加,拿破仑突然从床上跳起来大喊:“我的上帝,我的法兰西!”然后就倒下断气了。

    诗人约翰·济慈用诗句表达了他最后的思想:“我感到雏菊在我身旁开放。”

    法国资产阶级革命领袖丹东就义前大声喊道:“你们把我的头拿去示众吧,我的头是值得让众人一看的。”

    当罗马人攻进叙拉古城时,阿基米德正全神贯注的在沙土上画圆圈,他看着罗马人的刺刀说:“我的朋友,让我画完了这个圈再杀我。”但有一个罗马士兵还是举刀砍了他。阿基米德手扶伤口,微弱的说:“他们夺走了我的生命,可我将带走我的心。”

    美国著名科学家、医生乔治·比尔德在生命的最后一分钟还想为医学做出贡献。他最后的话是:“我想把人临死时的想法记录下来,这对科学或许有好处,但这是不可能的。”

    勃朗蒂姐妹的父亲勃朗蒂牧师决心站着死。虽然他已气息微弱,他还让人扶着,尽力站起来,嘴唇颤抖着说:“只要有口气,事情总能做得成的。”

    丘吉尔临终前面露笑容,幽默的说:“我已准备好了去见上帝,不管上帝是否已准备好了酷刑来质问我。”

    乔治·华盛顿去世前像平时一样沉着的对他的秘书下命令:“我得去了,把我的葬礼搞得像样些,但记着,我死后二天不要把我放进墓穴,清楚了吗?好,就这样。”

     罗斯福总统在生命的最终时刻对侍从说:“请把房内的灯关了。”当房间笼罩在黑暗中时,他离开了人间。

     美国第二十九届总统哈丁斯临终时,他的夫人坐在病榻旁正在给他念小说。他对她说:“好极了,继续念吧,再念些给我听听。”她念了一会儿,发现她丈夫已经闭上了眼睛。

     在西方,最著名的临终名言可能要算美国民族英雄内森·海尔就义前的那句话了。英国殖民者问他那么年轻就死有什么遗憾的事,他昂首挺胸,大声说:“我唯一遗憾的是我只能为我的国家献出一次生命!”

     苏格拉底真正的遗言:克里托,我还欠阿斯克勒庇俄斯一只公鸡, 千万别忘了还。

     摇滚歌手特瑞 凯斯 Kath玩俄罗斯轮盘赌时最后一句话:别担心,这发没有子弹。

     英国科幻小说家赫伯特·乔治·威尔斯:走开……老子好得很。

     蒂莫西·利里,美国著名心理学家、作家,以其晚年对迷焕药的研究而知名:“为毛不能?为毛不能?为毛不能?为毛不能?耶!”

     俄国沙皇彼得大帝:一切归还给……

    美国短篇小说作乔治 桑德尔斯:再见了。我过腻味了,所以我要走了。

    据说是苏格拉底最后遗言:我刚喝了啥?

    乔治·阿姆斯特朗·卡斯特(美国军官,曾任第七骑兵团团长,以骁勇闻名):这帮印第安人从哪冒出来的?

   谋杀犯战詹姆斯 罗杰斯在枪决前被问到有什么最后要求时说:好啊——来件防弹背心呗

   著名美国女诗人埃米莉·狄更生:起雾了……

   威尔士诗人狄兰·托马斯:整整18瓶威士忌,我觉得新纪录诞生了。

   法国天文学家皮埃尔.西蒙.拉普拉斯:我们所知不多,我们不知甚多。

   西班牙大画家巴勃罗·毕加索:“为我干杯,为我的健康干杯,你知道我再也不能喝啦。”

  美国图书出版商安德鲁 布拉德福德:哦~主~宽恕这些印刷错误吧!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