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州大学外文系66-69届博客园地

 
 
 

日志

 
 

我看士钊的“奇思怪想”一点也不怪 ——王书信  

2015-02-03 10:07: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月的25日,士钊发了篇短文《我的一点奇思怪想》,我读后随即写了个短评,说他“这篇文章写得很有意义,涉及到我们国家‘科教兴国,教育为本’的战略,未来国家创新型人才的培养。当然教育这个题目很大,牵一发而动全身,我们虽然教了一辈子书,未必能认识教书的真谛,但谈谈自己的切身经历和体会,也是不枉站了一辈子讲台。我以后也打算就此写些想法,也望教过书的和没有教过书的老同学们积极参与。”

短评我也写了,承诺我也做了,但迟迟没有动笔,是因为说到教育中的一点就会牵动很多方面,脑子里没理出个头绪,现在我就随着士钊的话题说几句。

去年十二月份,我在《人民日报》上看到教育部出台的2015年高考改革方案,就是取消一些加分、考试科目及分值的调整、自主招生的有关要求等。也许是高考已经远离我的视线十年之多;也许是在我看来,作为教学的指挥棒,改革的内容基本上是考试科目安排和录取方式;也许是我觉得,有的加分项目早该取消,所以,这个消息在我脑海里一晃而过,倒是士钊这篇文章引起了我的兴趣。

士钊的文章也没有说及这次改革,他是就高考命题能不能超纲这个问题谈自己想法的,我对这个问题也有些想法。

在我的印象里,这个问题在恢复高考之初不存在,那时还没有统编的中学教材,当然也没有国家统一的教学大纲。后来大纲和统编教材都有了,全国统一高考命题就出现了一个超不超纲的问题,我记得有一年学生考后说题目内容没学过,老师就说是“超纲”了。再后来教育部就允许“一纲多本”,也就是按照教育部颁布的教学大纲,允许有不同的教材,这就打破了原来只有人教社的全国统编教材的局面,各省也就有了选择不同教材的自由,因此也就出现了一部分省、市高考自主命题。所以,人们习惯上说的“超纲”实际上不是超纲,而是说超出了课本上的内容,这样我的话就和士钊说到一个问题上了。

士钊说的语文和历史课本的问题,我有同感。譬如语文,我赞成给个精读本,就像我们那时候上中学,一册书二十篇左右的文章,要精选古今中外的名篇,然后再给个泛读本。两者要求不同,前者要求掌握,后者要求知道。高考都要考,但比重不同,命题的难易度也不同,泛读的只要读了,知道大概,高考就能得分,以后从事研究涉及到了,知道怎么查就行。我觉得“知识”就是知道、认识,现在的学生知识面太窄,我指的特别是对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历史和传统文化,以及对世界文明的认知。

至于其他学科,中学学的现在差不多忘完了,不敢说,英语倒想说几句。现在提出压缩英语分值在高考中的比重,我觉得倒不能像语文那样的思路,应该在英语教学大纲上减轻中学阶段对学生的要求,依此编出新的教材。我说个原来上着班时不知道的事:刚退下来那二年多,一所公办民助中学聘我去当“名誉”,我发现初中英语课本是按照小学掌握900个单词的基础上编的,我就吃了一惊。我们当年参加高考是要求掌握800个单词,八种常用时态,现在小学都提那么高的要求,我们都是学英语的,就是现在的小孩子比我们那时候聪明了许多,他们都能学会吗?他们还有更多时间学习母语吗?就看英语给学生加码这一点,就知道其他学科也会加码,学生的课业负担就轻不了!为了早出人才、快出人才,培养人才也像现在农田大量施化肥一样,教材大量地给学生增加内容,学校大量地给学生加班加点、加练习题,那不伤害教育本身,也降低教育的质量吗?

我们上学时课业负担没有这么重,作业也就是课后的练习题,老师还要求用笔号一下,哪些题做哪些不做。那时候学校体育活动很活跃,学生也有时间看课外书,虽然那时可供学生选择的读物不多,但只要班上谁拿本新书,就会在全班轮流看,经常还会有同学上课时看课外书而受批评,我感到那时的学生知识面并不窄,因为有时间涉猎很多方面的知识。现在学生看来书很多,书包里都是围绕课本编的练习册。我说个现象,现在学校里图书馆有那么多的书,流转量大的就是那一小部分“高考指南”、“高考秘籍”之类,其它书可以说无人问津。学生就是把课本上那知识揉过来揉过去,知识面能宽吗?

现在虽然也说素质教育,减轻学生负担,我觉得学生素质没有提高,负担也没见减轻。现在到中学看看,操场大都是塑胶跑道,漂亮得很,那么早上有多少学校上早操、下午上课外活动呢?现在连小学初年级学生都像高三学生迎接高考那样把教材揉来柔去,你再揉不还是那点儿面吗?这个问题屡禁不止,反而愈演愈烈,出版部门管了吗?管了就不会有这么多种练习册。教育部门管了吗?管了学校就不敢让学生去买。这些部门没有尽责,政府真正问责了吗?问责了他们就不敢“雷声大、雨点稀”,敷衍应付。

前边的话扯得稍远了点,我还把话拉回来。就说高考改革,只把语文的分数的权重加大,英语的权重减小还不行,还要改编语文、英语教材(当然也包括其它学科教材),改教材就要修改教学大纲,这是一个系统工程,不然就是在表皮瘙痒。至于说不分文理科,目的是想避免现在学生知识残缺不全的问题,说白了就是堵高中过早地让学生文理分科。有的县城中学高一就分科,我想“堵”也是个办法,但不是个长久之计,我们总不能老是被动地堵吧?那会堵不胜堵、防不胜防。我们上高中时高考还分理工、农医、文史呢,那时我们到高考时也没有分科、分班上课。出现现在的情形,学生课业负担过重是一个重要原因,这里边还有一个对学校、对老师的评价问题,我觉得学校让学生加班、加点,各种名目的教辅材料泛滥,与简单拿升学率评价学校和老师有直接关系(从1999年我国高等教育转入大众化教育后,升学率变成了二本率、一本率、考上名牌大学多少了),今年这个学校考上多了就奖励,明年考上少了就兴师问罪。我退休后问过一位校长,“今年怎么样?”他说一俊遮百丑。意思是当年考上了个北大或清华就算交住差了,试想,心思都用到这里了,谁还在教改上下工夫。我想,能不能也像不以GDP作为考核政府和官员政绩那样,各级政府也不单纯以“升学率”评价学校,学校是不是就可以办的活一点儿,一切不按教育规律办学的手段就会减少点呢?

当然我说的都是“一点儿”,即使政府不单纯以升学率评价学校了,还有社会和家长对学校和老师的认可,每个学生对于他们的家长来说都是百分之百,况且高中教育是个中转站,不是最后检验成果的时候。有形的,家长可以看得到、摸得着的是自己的孩子考没有考上个理想的大学,至于自己孩子以后有没有能力,发展潜力如何,那是以后的事,家长未必想那么远。要想使社会的看法有所扭转,还有文化传统、社会观念、就业形势、用人机制以及学校校长的教育思想、教育理念、教师的评价体系等诸多方面的问题。所以我认为,高考改革也要在与之相关的方面进行综合改革才能真正奏效。

以上可能是我的无稽之谈,看了当真也好,不当真就权作我是在说梦话。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