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州大学外文系66-69届博客园地

 
 
 

日志

 
 

在许昌市郊农村中学的九年半(一) ——王书信  

2015-03-01 07:52: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1972229日到许昌市郊三中报到上班的,到1981年暑假离开,二十七岁到三十六岁,九年半的时间,我把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留给了这所农村学校,留给了农村的教育事业,现在想想那些日子,虽然有舒心也有艰辛、有荣誉也有委屈,但还是很值得回味的。

一、    我到市郊农村中学教书的前两年

到市郊三中报到那天,我是冒着寒风,骑着自行车走了半个多小时,从许昌的西北角穿城到东南角的郊外,带着被褥和跟随我十多年的那个破木箱子到学校去的。这个学校原先我就知道,出许昌市区向东过一座桥,它就在我常常骑车到鄢陵去路过的许扶公路半截河桥下的南沿。学校没有校牌,不知道的人只能从校门外三角形小操场上的那个篮球架和进出的学生才能认出来是所学校。

我推开那斑驳脱落的红油漆大门上的小门把自行车搬进去,走出过屋,迎面欢迎我的是三间民宅后面种的小洋槐树围起来的篱笆,和秋天槐树落叶后干树条里面的一个猪圈,以及圈里小猪娃儿唧唧、唧唧的叫唤声。东面是没有完工的五个教室,垒的还是18墙(读yaoba墙,即墙体厚18公分,标准墙体为24公分);西面北屋五间、西屋六间蓝砖红瓦房,北屋前面有个压井。到院子西边后看到,院子当中还有一个和民宅并排的宅院,北屋三间是过屋,东西两个厢房,东厢房南山墙上接了两间做伙房,南面还有三个两间大的教室,这就是当时学校的全部建筑。

后来我才知道,这所学校刚开办半年,总共五亩大的校园正中间还有一户不愿搬走的社员。过两年班次增加了,学校才在南墙边又盖了四个教室。院子里全是土路,雨雪天满院子都是泥,一直到我离开,学校就是那个样子。现在说,那简直就不像一所学校,不过我没有从鄢陵县委大院到这个破烂学校的失落感,它再破也是我固定下来的一个工作单位,不再“打游击”了,心里很踏实。

我刚去时学校一共有五个初中班,二年级一个班在过屋上课,一年级四个班有三个班在南面教室、一个班在东厢房,总共一百八十来个学生。我去的时候全校教职工连我共十一人,雇了村上腿脚不方便的一位老人做饭,后来又调去几位教师,分去两位郑大的同学,但这两位同学不久就调走了,一位去了郑州,一位去了许昌师专,我就一直待在那里。

我去到的时候,学校的袁校长把我安排和教数学的高老师一个屋,他晚上不住校。老师们也很热情,我去到就有几位老师帮我铺床、和我去聊天,我感觉很温暖。

我是住校的,因为我没有结婚,又只有一辆自行车,女朋友上班要骑。一开始,我是星期日下午骑车带着女朋友到校外桥上,我去学校,她骑车回去,到星期六下午下班她再骑车到桥上接我。后来觉得太麻烦,我就给公社管教育的党委委员老贾说了,没想到不几天就给我买了辆轻便“红旗”车,当时自行车是凭票,很难买的,为此,在附近村小工作多年的老师们听说后还颇有微词,我觉得郊区的领导待我还不错,就这样,我在学校安心工作下来。

学校以前没有开英语课,我是第一个去的英语教师。实际上郊区共有四所中学,基本上都没有开英语。所谓“基本上”是市郊一中有位老师,其父亲是市一中的英语教师,她在那里教英语,所以,我一去就成了“香饽饽。春节过罢初五,公社教育办就从市郊其它中学抽了几位教师,让我在丁庄小学办了十来天英语短期培训班,也就是教教英语字母和国际音标,开学以后每星期他们去找我辅导一次,入路以后就靠他们自己边学边教。

开学后,为了应对二年级暑假初中升高中考试,我让二年级每周开六节英语,一年级每周开三节,共十八节课。按规定英语课每周十二节为老师的正常工作量,但十八节课对我来说也不累,哪个年级都是从ABC学起,备课不费劲,只要课堂上下功夫就可以。

因为学生们从来没有学过英语,他们的学习积极性很高。而对于给学生们上课,我一点也不胆怯,在鄢陵时经常给成年人开会,到学校给十二、三岁的孩子上课,虽然是初上讲台,我没有丝毫的生疏感。但是,在我的教案上仍密密麻麻记着很多东西,那是我把教案本的三分之一处画条线,左侧是备课内容,包括授课指导思想、教学方法、教学过程设计;右侧是课后记录,包括学生易读错的音,以及如何改进教法等。

一个学期后二年级参加升学考试,我看了看英语卷子,我们学生至多能得11分,结果一个叫韩喜发的同学就得了11分。当时又没有高考,都是对口升高中,在改英语卷子时我就给市七中管教学的负责老师说,能不能录取学生时让学生都去掉英语分,我们的学生不能和外校学生比,学的时间太短,他们请示后同意了。

暑假后开学,我们学校一年级又招了五个班,加上二年级四个班,我的课就不好排了。开始有两位老教师解放前学过几天英语,跃跃欲试想替我分担,试了几天就打退堂鼓了。这里有个背景,解放后许昌市老早就不开英语课了,找个稍年轻的、中学学过英语的人都难,后来听说五、六十年代许昌高中就办有留苏预备班。无奈一年级只好每周每班开两节英语,二年级开三节,我每周二十二节课,好则我是个快乐的单身汉,无牵无挂,无非就是在课堂上多吆喝几遍。

一年级新生上课都是在校门东边的五个教室,由于教室是赶时间盖的,做门窗用的木头不干,装上的门窗框都严重变形,所以我在那个学校期间,冬天都是把窗户用塑料布钉住,春天把塑料布揭掉。天乍暖犹寒时,还不能揭掉塑料布,那教室里空气真不好闻。这还不算什么问题,主要是那五个教室临着许扶公路,一堂课路上要过几次拖拉机、大货车,噪音压住了老师讲课的声音,这时,课不得不停下来等车过去再讲。

我教课是认真的,尤其是新生的发音,宁可放慢进度也不能夹生,我心里清楚,一开始语音基础打不好,以后纠正就难上加难了。所以我在课堂领读时,注意逐一看每个学生的口型,发现不对我就到该生跟前,拍拍他提醒看着我的口型读,这样既不影响全班教学,也等于进行了“单兵教练”。

学生们初学英语,很新鲜、兴致很高,校园里常常听到读英语的声音,有大胆的学生见我还用英语问好,我觉得很开心。就这样,一直到1975年暑假,市郊一中那位老师调去之前,学校就我一个英语教师。

我在那个学校九年半,学校一直没有领导班子,开始是袁校长,一年多后换了个王校长。还有一位教导处的佟主任,后来也调出去改行了。

袁校长人不错,没有架子,我就喜欢这样的人。有时他慢声慢语、不动声色地说笑话,大家也不喊他校长,就叫他袁老师。但对学校管理却很正规,住校的老师都必须一早起来做广播体操,周日晚上开全体教师会安排下周工作,第二天早上在外面墙头黑板的四分之一处再写上“本周工作”。学校虽然开办不久,规模很小,但我觉的还是很像模像样的。

一年多后调去的王校长也没有架子,老师们很少有喊他校长的,除了后来去的小青年。就连我比他小差不多十岁,见面也是直呼其名,他也很自然地答应。王校长到任后,基本还是沿用过去的做法,学校一直很稳定。

由于我们学校是新建的,人员来自各个学校,没有“文革”初期那些旧怨,也不存在所谓“派性”,不像那些老的单位斗来斗去的。大概也是有一条河把它和市区隔开,我们学校就在农村,不要说后来市内的两派斗争,就连1973年的“马振扶事件”和白卷先生“张铁生事件”在学校也没有引起多大反响,我的感觉是老师还是那样认真教书,学生还像以往那样认真学习,包括学习英语。

学校的老师大多数是中师毕业生,都是从小学里比较出类拔萃的教师中抽去的,我感到他们工作勤奋,业务能力也不错,和学生的关系很融洽。我退休后,一次市郊三中七四届初中毕业生聚会邀我参加,学生们给我掰住指头数我们那时的老师,他们都一一交口称赞。学校的那些老师很多和我年龄相仿,容易沟通,很快我们就像老同事一样。

我在学校虽然课多,因为没有什么负担,也不觉得忙。我喜欢体育活动,开始学校只有一位体育教师,也没有操场,我就和体育教师一起在河堤上带学生练习长跑,在河坡里教学生练习投标枪、掷铅球、甩手榴弹,市里每年春季召开中学生运动会,我们学校在初中组中排名都很靠前。

学校总务上只有一位四十多岁的丁老师,人很勤快,买东西精打细算,性格也很开朗,经常有年轻老师和他开玩笑,他也不生气,还和年轻人对着开玩笑。放暑假学校修理桌椅板凳,或买堂器、木材,他总是叫上我,我也乐意跟着跑腿,我想自己闲着也是闲着,这样日子过得充实。

我们学校的炊事员臧师傅腿脚不好,开始我经常见一位张老师帮他挑水,我没课的时候也去帮他挑水。后来我发现这位老人很像我父亲的性格,饭做好后,他把饭菜都打给老师们,剩点的话他吃,不剩的话他就拿个馍蘸菜水;烧的汤喝完了,他就在饭锅里添碗水搅一搅烧开他喝,我很感动,以后我一有空就帮他挑水。

1973年春天,许昌市教育系统召开“双先会”,我被评为先进教育工作者出席了会议。在大会分组讨论时,当时在地区大分办负责我们分配,我并且找他帮我调回许昌的老王在地区教育局工作,他到会上听讨论时见到我很吃惊,我赶忙站起来和他打招呼,他说,“我和老袁还一直担心你从县委机关到那样的学校会不安心工作,这一见我们就不担心了。”我说,“不会的,我不是那样的人”。

19742月我和我们学校的张老师一同被批准加入中国共产党。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