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州大学外文系66-69届博客园地

 
 
 

日志

 
 

在许昌市郊农村中学的九年半(三) ——王书信  

2015-03-04 13:46: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未办任何手续离开市郊三中的前前后后

1979年秋季开学,初中改为三年制,初中英语也有了全国统编教材,英语教学逐步进入轨道。

开学后不久,一天下午王校长从公社回校后喊我去到他屋,说公社党委通知暂停我的组织生活,别的什么都没有说。我听了也不介意,随口说,“我入党时也没有预备期,就当是补个预备期吧!”谈话就此结束,我也没有把这当回事。

当时学校的教导主任已经调走,学校没有领导班子,有什么事校长就开党员会。我们学校一共五个党员,也分了一下工,校长负责全面,我管教学,一位管总务,一位管团的工作,另一位身体有恙。我们学校也不是一个党支部,郊区四所中学才是一个党支部,所以,暂停我的组织生活在我们学校既没有宣布,在日常工作上也表现不出来,恐怕别的党员也不一定知道,更不要说老师们了,我还是管我分管的工作,每月按时缴纳党费,一切照旧。

一年后,也就是1980年秋天,我想该恢复我的正常组织生活了,但任何迹象也没有,我表面上没有表现出什么,但心里很纠结。我和校长相处关系很好,但这事我也不好张口问他,那个时候我够有忍耐性了,一直到我离开这所学校也没有问过他,而自己心里不平静,没事的时候就反复回忆这件事的前前后后。想起那时到市里开党员会,听传达中央文件说到“文革”中的“三种人”(即追随林彪、江青两个反革命集团造反起家的人、帮派思想严重的人、打砸抢分子),以及清理“双突”(即突击入党、突击提干)中的这类人,当时听了脑子里就没有想这事,难道是把我当成“双突”对象了?但我又想,我入党虽然是在那个时候,但“文革”中我没有做过任何过激的事,和“三种人”沾不上边;入党前我被评为市教育系统先进工作者,在鄢陵县委的表现档案里也都有鉴定,入党后又被评为市教育系统先进工作者;暂停我的组织生活半年后的1980年春天,我还被评为市级先进工作者出席了许昌市模范单位、劳动模范、先进单位、先进工作者表彰大会;而且我只入了党,又没有提干,况且我压根就没有当官的想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至今也不明白。一直到离开市郊三中,也没有恢复我的组织生活,而且公社党委也不管不问。

到市一中后两个月,丁老师到一中说让我回去领升级后补发的工资,我说在一中领过了,这话让一中党支部办公室的一位老师听到了,他笑着对我说,“书信,叫你领就去领嘛,存住将来入党了都缴成党费。”当时我听了他这玩话心中有说不出的滋味,心里说:我都入党快八年了,每月还都回市郊三中去缴党费。当时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可是件头等大事,一个人的政治生命啊!在我恢复组织生活之前,我不能在一中参加党员会,他不知道,我也不能怪他。

上面说的是我暂停组织生活的事,下面还回头说1979年秋季开学后别的事。

一是学校伙上的臧师傅年纪大了,伙也停了,我们在伙上吃饭的老师有的大老远跑回家,有的调回离自己家近的学校,有的把农村老婆叫来了,有的干脆自己做饭。我开始是往家跑,一天骑车五、六十里,天冷以后,办公室生了煤火,那时学校排课表、刻印考试卷子都是我的事,所以学校给我办公桌上买了个玻璃台板,我找了把小刀在上面切菜,从家里拿学校点儿油、盐、酱、醋、五香粉、大葱、白菜,买了个小铝锅,中午就下碗面条。我在离开这所学校前的两年基本都是这样,到夏天天热时,我用煤油炉做饭,在往学校去的路上换点儿面条、买点儿青菜。

二是期中考试前,许昌市教研室组织了一次初中二年级英语竞赛,规模大的初中挑选十个学生、规模小的初中挑选五个学生参赛,我们学校有五个学生参赛。竞赛结果是我们参加的五个学生全部获得一等奖,而市内大的学校,有的才不几个学生获得一等奖,这件事在市教育局教研室和市内学校引起了不小的关注,他们很惊奇,想不到市郊三中的学生会有这么好的成绩,然后就是打听谁在教英语。参加竞赛的二年级学生是那个下乡知青梁老师教的,其父是华侨,有在市内住的老师回学校说,外边议论说郊三中英语竞赛成绩好,教英语的老师是个华侨。

在此之前,我们郊区学校根本不参加市里学校的如何活动,这件事后市教研室也知道了我是学英语的,并吸收我为市外语中心教研组成员,每周四下午参加市中心教研组活动。

1979年秋末,我突然接到河南电大许昌地区工作站负责人董书勤的通知,要我周日去通用厂給电大学员辅导讲课,地点就在烟厂宿舍院的后面,后来我就被聘为电大辅导老师;1980年春,许昌市教研室举办的全市英语教师培训班请河大外语系的王老师讲课,课后就通知下一周由我讲课,以后就常让我周四下午去讲,许昌当时英语科班出身的老师很少,基本上都是俄语老师改教英语或从头学的;许昌市职工业余教育当时在全国享有盛名,校长王晓飞曾受邀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会议上介绍经验,暑假许昌职工夜校开办了四个英语班,用的是陈琳主编的广播电视教材,每周二、四、六晚上上课,聘请了秀清和我在内的四个老师,每人教一个班,时间一年半。这样以来,我的角色就多了起来,忙了学校忙外面,暑假后我们学校的王校长问我,“你是忙着在外面讲那么多课弄啥?”我说,“挣钱哩,我两个孩子不挣钱咋办?小的跟他妈在乡里,一月还要给看孩儿的12块钱。” “不是吧?是给自己传名吧!”王校长说罢我没有回答。我说的是实话,他说的也不能算错,两个意思都有。说这话以后不久,我爱人就从乡里调到了县妇联会工作。

那时我在夜校上课,每节课课时费1元,每晚两节,每周三个晚上,加上校长说我管这一个班,算是班主任,每月再加10元,一个月在夜校平均就可以领到36元;教师培训周四下午在教研室讲两个小时,给我按三节课;电大是年底给个数,加在一起,我每月平均至少多收入近50元,我们那时月工资都是52.5元,快赶上月工资了,觉得真不少啊!当时弟弟妹妹先后接班都在烟厂上班,工资比我高,又没什么负担,我不多收入几个家里也不平衡,这都是实情。至于校长说的那意思,只能说客观上可能有,我主观上没有想那么多。

这样,白天晚上我在路上跑的趟数就更多了,有时还要紧紧张张地赶时间。在这期间,从学校回去的路上发生过两件事,现在想起来还有点后怕。

1980年初冬的一天下午放学,我披着大衣骑车回家。当时许扶公路柏油路面很窄,汽车不多,路两边鄢陵、扶沟农村到禹州拉煤的架子车一辆接一辆,还有赶毛驴的车。我正骑车走着的时候,突然迎面一个拉着空架子车的毛驴惊了,正面直朝我冲过来,我赶紧往路边土路上躲,来不及了,我身子一歪,毛驴擦身而过,架子车杆头从我腋下挑住大衣挑走了,我转身骑上车追了很远才追上。事后想,我不歪身子车杆捣住胸部可不得了;我如果不是披着大衣,穿身上不系扣车杆头从腋下挑住也不知要把我拖多远。

1981年春,也是一天下午放学回家,快进市区时有个小火车路道口,每天过不了几趟车,过火车时守道口的失职忘记放闸了,当时我是骑着车靠右往西走,后面一台拖拉机追上来和我并行,挡住了左侧的视线,我见拖拉机不停车往前开我也没停,骑车刚过铁路道口,只听见身后小火车“轰隆、轰隆”地响,我扭头一看,腿一软就从自行车上下来蹲在了路边上,心里说,“乖乖,好险呢!”我在地上蹲了好长时间才缓过来神,心里说,以后有再急的事自己也不能急。

1981年中招考试时,学校让我带队领一部分学生到一中考点参加考试,我骑车刚到一中门口,市教育局陈局长在学校对面路边站喊住我,他原来在教研室当主任时认识了我。我走到他跟前,他指了指一中校门,小声对我说,“叫你到这儿来的。”我说,“我可没有要求调动。”他说这是市里定的,你先不要给别人说,我也就谁也没有说。

当年中招考试,市郊三中学生平均成绩全市第一名,市一中屈居第二。

暑假中一次我到公社去,见教育局管人事的和公社教育组的同志在树下坐着说事,我估计是说调我走的事,后来也没有音信。

暑假结束后,老师返校做开学准备工作,市一中的陆书记到了我们学校,他是我们校长在师范时的老同学,两个人在屋里停了好长时间后王校长喊我过去,桌上放着两盘菜,酒瓶开着,酒杯里倒着酒,看来是两人边喝边说事。我进门陆书记让我先喝两杯酒,然后说一中开学高二毕业班英语课空着几个班没老师,要我去,那年高中还是两年制;王校长说我走了这里课也没人教。我当时也不知道他俩事先都谈了啥,自己心里也矛盾。去一中条件好,离家近,郊区公社对待我的态度也让我委屈;离开这里有点不舍,大家相处很好,到一中那老学校也不知道怎么样,停我的组织生活也不怨学校。于是我说,“这样吧,上午我去一中上课,下午我回来上课。”两个人都说不中,我也不知道这葫芦里卖的啥药,接着是我们三个喝酒,最后是说我去一中上课,王校长说他没同意放我。我就是这样糊里糊涂、不明不白地离开了我待了近十年的这所农村中学。

后来我从多方面慢慢知道了一些情况。一中的前身是解放后成立的许昌市立中学,上世纪50年代初,初、高中、师范分设,高中为许昌高中,初中后来又招高中班成了完中,文化区几所学校调整校园后,两所学校相距二、三百米,一个是地区管的省重点,一个是市管的市重点,“文革”前就竞争激烈。那年市里决定从各校调老师加强一中,提出“挖坑补冈”,逐步停办部分学校高中,也就是在这个大背景下才调我去一中的。

后来还听说,当时市里要从郊区调五个教师,郊区死坚持一个也不放。因为一中高中毕业班英语课实在没老师教,把问题反映给了主管教育的市委副书记,市里表态其他人不要了,但这个英语老师,郊区放也得放,不放也得放。这我才明白,那天我们三个在说我到一中的事,为什么他们俩话说得那么含糊。开学后知道,市教育局把漯河师范四个中师英语班毕业的学生全部分到了市郊三中。

多年过去了,我到许昌高中后每年招生都到市郊三中去,那里的初中教学质量一直不错。有一年,我们到那里请王校长和班主任吃饭,王校长对我说,“你可不要觉得我这好学生是给你了,你可还是我郊三中的老师,手续还在我这儿,我没有签字放你走。” 我说,“对,对,我还是你的部下,好学生都是咱们的!” 老同事听了知道啥意思,后来去的老师听了是一头雾水。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