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州大学外文系66-69届博客园地

 
 
 

日志

 
 

在市教委忙忙碌碌的二年 ——王书信  

2015-10-05 07:34: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86729,我到市教委教育科上班。不管是抽调或是正式调动,这算是我二次进机关。机关工作不像学校那样有规律,但也不一定比学校轻松,那要看是干什么的。我们这个科是教委的主要业务科室,职责范围纵向看从幼儿园到高中,横向看有学校管理、精神文明建设、学生思想政治工作、体育卫生、学籍管理、军训、中招考试等,那时还有个长期持久的工作就是贯彻《义务教育法》,普及九年义务教育,而科里只有七位同志。

那二年我基本上都是受命做工作,就像当年在鄢陵县委政工组差不多,除了科里的日常工作外,主任安排什么工作我就去做什么,所以,在这里我只能罗列出来职责范围内的和领导交办的一些主要事情。

一、做好一年一度的普通中招工作

我到市教委的当天就接住了1986年的中招工作。那天我刚到招生地点,原市教育局副局长见我就说,“你来我就不管了,我是要走了。”他是区划调整到漯河去的,给我一交接就再也没有露面。

普通中招是教育科一年一度的常规工作,往往从六月初忙到暑假开学,三个月的时间,从登记报名、造册、安排考点、编排考场、到省里领取试卷、试卷保管、组织考试、评卷、登分、划分数线、录取,一系列的事务性工作一件连一件,一点差错不能有,当时科里七个同志全力以赴,好的一点是有位副科长是由原市教育局教育股长提拔的,对中招工作的流程很熟悉。

那时中招工作条件很差,繁忙而辛苦。当时一个考生缴两毛多钱的报名费,包括试卷、监考、评卷等的费用,所以我在教委那二年经过三次中招工作,评卷、登分、录取都是临时借用学校的教室,晚上睡在学生的课桌上,十天半月不回家。有一年在幼儿园登分、录取,到半夜累了,我们就身子半躺着、腿翘着,躬身窝在有护栏的小朋友床里边,既无空调也无电扇,睡一觉醒来脖子都是痛的,难受得不得了。吃饭就轮着到外面地摊上吃点,因为那地方不能离人,不像后来收报名费高了,都是住在宾馆里。不过那时也没有想到住宾馆,连住市教委招待所的念头也没有,科里同志们也没有怨言。

二、贯彻实施《义务教育法》,做了些“普九”的初期工作

198671《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正式实施,9月,市人大要求市教委汇报贯彻实施《义务教育法》的情况,主任要我起草向人大的情况报告。那时“普九”是低标准的,仍收学杂费,先普及八年义务教育,集资建校,搞好初中布局设点。通过那次写报告,我也对那时“普九这一中心工作的重要性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当时省教委把长葛县作为河南省“普九”试点,要在1987年春天在长葛召开现场会,因为“普九”涉及面广,由教育科、计财科主要负责这项工作。

19869月,市教委安排我带队到鄢陵检查学校险房危房,我所到的农村小学看到,有的学校甚至没校门、没围墙、没厕所,教室破烂不堪。那时中央提出,“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发动全社会的力量集资建校,我也看到了农村群众集资办学的积极性。

那次我到了陶城乡十室学校,麦前一场龙卷风把村子里的房子全掀毁了,我亲眼见到村子房屋损坏严重,学校院里一棵大榆树从树干中间被拧断,据说卷到一百多米外。就在群众住房还没有整修好的情况下,我去到时学校新盖的带走廊的红柱子、红砖红瓦房教室已经竣工,学生开始在里边上课了,我为群众的办学积极性所感动。陪同去的县教委主任问我像这样该不该奖励?我没权回答这个问题,但同着几个大队干部,那个局面很尴尬,我只好说,“应该鼓励。”后来县教委主任真到市教委要钱去了,给了他5000元后还找专门给我说了说,那时5000元可不是个小数字,我知道后急了,对他说,“你不应该说是我同意的,我无权说给你们拨款。”于是拉住他找计财科长,计财科长笑了笑说应该给,我的心才放了下来,我忌讳刚到教委不到两个月,别人说我不懂规矩,随便越权表态。

1987年春节初三刚吃过早饭,萧主任到我家问我有事没有,没事就和他一道到长葛坡胡乡看看学校,省里要开现场会他不放心,我们没有给县里打招呼就坐车直接到了坡胡乡的学校。这个乡的四所初中点西杨、营张(孟排)、坡东、水磨河都在从长葛到禹州的公路沿线,服务半径四华里,符合要求。中午到乡里,值班的同志把乡党委书记叫去谈了谈情况,除了说到初中布点外,还说通过推荐、听课,从全乡抽调了最好的老师到中学去。我们听了以后给他提出教师的学历达标率太低,要加强师资队伍建设,舍得在培训教师上花钱,当时整个农村中学教师学历达标率都很低。

春节过后市教委召开各县教委主任会议,长葛县教委主任见我发牢骚说,“你跟主任去长葛‘微服私访’,也不给我们打个招呼!”这话明显是有意见,他不同着主任面说,却对我发起牢骚来。我连忙解释说,“主任过节一不串门,二不喝酒,没事喊上我去看看,大家都在放着假,我们不想打扰大家,没有别的意思。”

过了段时间,我和科里陈老师还到禹州察看乡中建校情况,其中看到一所乡中还盖了两层楼,校园干净整齐,觉得很不错。但是却看到隔壁一个破旧的院落,不像是民宅,问乡里同志说是高中,我们也去看了一下。我看到教室的门破烂不堪,窗户用土坯挡住,一个教室二三十个学生;进到一个老师家里,夫妇俩都是我们下届的大学毕业生,住在阴暗潮湿的南屋里,问乡里同志,他们说乡管初中、县管高中,他们管不着。

回县里后我给县教委主任交换意见说:你们县办了十几所高中,太分散,下边有的高中根本不具备起码的办学条件,我建议高中全部办到县城,好处是:一能比较好地解决教师的生活,子女的上学、就业问题,有利于稳定教师队伍;二能激发学生的学习积极性,农村孩子能进城上学本身就有一种自豪感,是一种激励。办法有两个,一是县一高、二高扩招,如果每校扩两个班就能砍掉四所农村高中;二是新办或把原来县城里的学校改办成普通高中。后来他们把禹州市教师进修学校改办为禹州市三高,砍掉了农村大部分的高中,师资力量也得到了集中有效地使用。

、参与了首次教育系列职称改革及评审工作

198611月,我随同市教委分管人事工作的袁主任到新乡参加了河南省教育系统首次职称改革会议,这个会议本来应由人事科长参加,因其身体原因未去。回来后成立职改领导小组,袁主任任组长,人事科长和我任副组长,但人事科长始终没有参与这项工作,由人事科副科长担任职改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

19874月召开全市中小学职称改革会议,我传达省职改会议精神,袁主任作了工作安排。1988年下半年评审工作正式开始,省职改领导小组年初已聘我为河南省(许昌市)教育系列中学高级职务评审委员会委员,一直到19889月首次职改工作结束,我自始至终参加了专业技术职务评审工作的全过程。

当时职称评审工作风清气正,我最大的感受是,在职称评审的一年多时间里,没有一个人找我说过评审时帮帮忙之类的话,包括我在一中住,一中外语组也没有同志找我说过这事,那时知识分子还保持着清高的气质。从1992年职称评审工作转入正常化以后,开始好些,渐渐风气愈来愈差,以至于后来出现拉票、托人情、走后门、请客送礼、弄虚作假的地步,社会上议论说教育这片净土现在也不净了。

首次评聘专业技术职务,由于我在机关而不能参评。19888月下旬我到许昌高中后,9月上旬,最后一次高级职务评审会议在新郑召开,教委的主任们找我说这是最后一次机会,我到学校后就有资格参评了,让我申报。我给他们说,“我要是回到一中一定申报,这是到了许昌高中,我在那里没有教过一天书,我无法申报,单位也无法推荐,况且许昌高中现在还有四个同志的遗留问题没有解决,我申报评上了又不增资,还占了一个指标,不管有意无意都是我挤兑了他们,我这校长还咋当?”他们表示理解,也都说我以后会吃亏的,我说我吃亏也活该。以后我都是因为指标紧张而没有申报,一直到1995年我的职称问题才得以解决,而且还遇到了点儿麻烦。

后来评聘专业技术职务申报都归口到人事局,而且评审权归省高评委,当我的申报材料送到市人事局后,主管副局长托学校送材料的同志给我说,因为我首次没有参评,所以不能直接晋高级,像我这样情况往年申报的到省里都没有通过。于是我就把我首次没有参评的原因写了写,还把许昌市职改领导小组名单、首次评审时省职改领导小组给我发的高评委委员证书都复印送到了省教委,后来省教育系列职改领导组研究了三条意见,我评审时才得以顺利通过,这情况还是后来三门峡市一高的书记带队到我们学校考察时给我讲了这件事,那年他是省高评委委员。

四、担任1988年许昌市教育工作会议秘书组组长

19884月中旬许昌市教育工作会议召开,3月底委里要我任秘书组组长,任务是起草主管市长的工作报告,负责会议上的材料,这项工作通常是由办公室负责。主管市长的报告是萧主任和我见到了市长,她谈了谈要讲几个方面的问题,每个方面要讲哪些内容,我就负责把她的意见形成文字,市长看了行就可以付印。难办的是机关科室的材料,我和别的科长平起平坐,让我动笔修改他们的稿子令我为难,我又不是办公室主任,办公室是委里的协调部门,所以,我提出委里各科室的材料开会集体修改。

事情果然不出所料,一天袁主任把他管的一个科里材料拿给我看,我说材料都拿到会上通,但他坚持非让我先看看。无奈我粗略看了一下,说有段话不妥,要么修改,要么干脆不要,谁料袁主任给写材料的同志一说,那同志生气地找我去了,非问我为啥说他写的不对,我就只好说是我个人意见,改不改由他自己考虑。

出现了不愉快后,我就更坚持把会议上印发材料的科室都叫到一起集体修改。我给主管业务的肖主任建议,我们都坐在那里听他们读材料,然后提修改意见,谁都可以发言,等他们把材料修改差不多了,我才动笔改。我还说,反正我在鄢陵养成了听材料提建议的习惯。事情最后就是这样办的,但后来办公室主任还有意无意地给我说了句让我兼她们办公室主任的话,让我听了也觉得有点不自在。

五、外出考察、起草学校实行管理体制改革的意见

1988318,委里安排我和科里陈老师与实验中学的李书记、王校长一同到河北邯郸、磁县、我省安阳考察学习学校实行校长负责制、岗位责任制、结构工资制的经验,目的是解决学校老师干多干少一个样、干好干坏一个样的平均主义大锅饭倾向,最大限度的调动老师们的工作积极性。

为了使这次考察能了解到真实详细的情况,我带上在教委的工作证出面联系,称实验中学李书记是教委党委书记,说明许昌市教委对这次考察非常重视,也不容易说漏嘴。这一招果然奏效,因为当时邯郸进行这项改革走在了全国前面,各地去考察的人很多,他们还专门设了接待处,我去说明是我们教委的党委书记亲自带队去考察,他们也另眼相待,邯郸地区体改办的董主任亲自接待我们,详细介绍了他们的改革方案以及取得的成效,并主动和磁县教委联系,要我们直接听听学校的情况。到磁县后,县教委李主任也是亲自介绍情况,并带我们到县实验学校听毛校长谈做法和感受,使我们收获頗丰。

到安阳后,因主管业务的市教委许主任是刚从普教科长岗位提拔的,和我在洛阳开会时还曾同住一个房间,老朋友见面就不用虚的了,他也毫不保留地把他们的经验介绍给了我们。

回来后,我起草了许昌市教育委员会《关于许昌高中、实验中学实行管理体制改革的意见》,并印发全市各中学,随后又起草了《实施办法》。到许昌高中后我才明白,这是我自己往自己脖子上套的一个“枷锁”,我是改革方案的起草者,也是方案的实施者、具体执行者。

以上我说这些都是大的方面、持续时间比较长的工作,其中也可以看出来我不是“很务正业”。

当然,两年的时间我还做有其他工作,现在能回忆起来,例如198610月,举办许昌市首届中学生田径运动会,当时体育卫生工作还没有从教育科分出去,管体育的张科长作仲裁,主管业务的肖主任和我参与了运动会的筹备、开幕式彩排、朗诵词的起草以及运动会举办的全过程,最后由我致的闭幕词。还有筹备召开市中小学思想教育工作座谈会、首届学校体育卫生工作经验交流会;配合市妇联筹建家庭教育研究会、幼儿教育研究会;联合团市委在省团校举办许昌市少先队辅导员培训班;与市政研室一起研究分析关于区划调整后管理不协调问题;赴平顶山市教委协商解决特殊教育学校经费问题;与省普教处长一起陪同国家教委、国家民委负责同志考察许昌县艾庄乡民族教育、与许昌军分区参谋长一起陪同《解放军画报》社战地摄影记者李前光(许昌市一中毕业生、现任中国文联副主席)赴禹州采访禹州市一高军训和全国拥军模范赵趁妮;处理学校偶发事情等等,反正市教委关于普通中小学业务上的事都由我们科去办。

19888月中下旬,我们正在实验幼儿园进行高中录取工作,那天下着小雨,委里同志去叫我,说组织部来人找我谈话。我去后先让我谈谈对委里其他三位同志的看法,然后组织部的那位同志说,“你也谈谈对自己的看法吧。”我说,“我到教委这二年,感觉就像医院里的门诊医生一样,在上班路上还不知道有什么事,一到办公室就忙了起来,不是领导安排工作,就是下面来人说事,一年忙到头,回头想想也不知道都干了些什么。”接着有个小插曲,他突然问,“你在过鄢陵县委?”我说是。然后又问,“你认识我不认识?”我摇摇头。他说,“你在一中的时候,有天晚上下着小雨,有个同志领着我去找你说学生,你连门也不让进。”他这一说我想起来了,领他找我的那人我认识,首先介绍说他是地委组织部的干部科长。我就说,“我是书记,不是校长,说学生找校长去,校长还是您鄢陵老乡。”想到这里,我笑了笑,他也笑笑不再说了。

过了几天录取结束,萧主任说市委组织部研究决定让我到许昌高中任校长,我说,“咱不说好中招后让我带科里同志出去轻松几天吗?我能不能晚去几天?”萧主任说,“哪有临开学校长不到位的?去吧!”

当天我就到学校去了,是和许昌高中陈书记(原市教育局陈局长)、电大的刘书记骑车一起去的,在路上刘书记还说,“你这一到高中仕途可就到头了!干得好,说学校离不了;干得不好,说你没能力。”我听了笑笑没作声,心里说,我就没有想过什么仕途不仕途的。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